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掌舵者 > 第三十九章 惊喜
    啊?误会?

    萧建国愣住了,车间主任愣住了,车间里面的其他工友也愣住了。

    特别是车间主任,觉得自己闯了大祸。

    他刚才可是狠狠地呵斥了萧建国。

    “萧师傅,从今天开始,您就是这个厂的厂长了,而我就卸任了!”

    祁同伟笑眯眯地说。

    他的话就像原子弹一样,在大家的心中爆炸了。

    啊?什么?让萧建国当厂长?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祁同伟。

    他们觉得祁同伟在开玩笑,但是当他们看到祁同伟的样子后,觉得祁同伟不像在胡说八道。

    “萧厂长,这是公章、财务章以及合同章,您收好了,咱们一会儿去工商局办理股份转让手续!”

    祁同伟一边说,一边打开一个塑料袋,指着里面的印章说。

    不会吧!祁厂长莫非真的要将炼钢厂转让给萧建国?

    所有的人都楞在当场,就像在看不可思议的悬疑片。

    萧建国更是一脸懵逼,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萧厂长,我知道幸福来的太突然,你有点接受不了。不过这的确是真的,因为你遇上了一个大贵人!”

    就在刚才,楚浩铭花了七千万买下了祁同伟的钢铁厂。

    其实这个钢铁厂最多值五千万。

    这是一个小型钢铁厂,使用的炼钢炉也都是快要被淘汰的设备,只能生产一些粗钢等低端产品。

    原本祁同伟就想出手,可是一直没有人接手。

    现在楚浩铭要买,而且溢价这么高,祁同伟当场就同意了。

    至于刘满忠拜托他的事情,他不但没有理会,反而如实告诉了楚浩铭。

    反正他拿到钱可以去其他地方逍遥,根本不怕刘满忠报复。

    “请问,您说的贵人是谁?”

    萧建国好奇地问。

    他特别想知道,自己到底走了什么运,居然有人会将一个钢铁厂送给他。

    “这个,暂时保密!总之是个大贵人!”

    祁同伟神秘兮兮地说。

    楚浩铭刚才告诉祁同伟,暂时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祁同伟当然照做了。

    “你们看什么看,赶快干活去!小心被萧厂长开除!”

    看到工人们不干活,祁同伟瞪大眼睛呵斥起来。

    大家赶快低下头假装工作。

    其实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工作。

    他们现在心情非常复杂。

    一是想不明白萧建国遇到了什么大贵人,居然舍得将一个工厂送给他,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个好运。

    二是担心自己之前对萧建国不好,会不会被萧建国报复,甚至是开除。

    特别是刚才呵斥了萧建国的车间主任,他现在后悔死了。

    半个小时后,张誉海和刘满忠得到了这个消息。

    刘满忠气得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茶叶就像地皮菜一样散落在干净的瓷砖上。

    他没有想到祁同伟会反水,更没有想到楚浩铭的速度这么快。

    张誉海则不动声色,坐在沙发上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到张誉海无动于衷的样子,刘满忠心里面十分佩服,觉得大人物就是大人物,明明知道自己输了一局还如此镇定。

    而他就显得有些暴躁了。

    “张董,实在是不好意思!把您办公室的地砖也砸坏了!”

    “无妨!”张誉海摆了摆手。

    紧接着,张誉海对刘满忠说:“刘总,一时的得失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

    “多谢张董的教诲!张董,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誉海点了点头。

    等刘满忠走后大约两分钟,他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就像疯子似的将茶几上的茶壶、茶杯以及水果和甜点全部摔在了地上。

    “砰砰砰的碎裂声更是响彻整间办公室。

    此刻,张誉海再也没有刚才那种镇定自若的神情。

    他双目赤红,拳头紧握,从齿缝间蹦出一句话:“楚浩铭,萧哲,咱们走着瞧!”

    另一边,萧建国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

    他觉得今天就像在做梦一样,充满了不真实。

    萧哲刚回到家就看到呆坐在沙发上的老爸。

    “爸,你发什么呆呢?”

    “儿子,今天上午我们厂长祁同伟,把他的炼钢厂转让给我了!他说我遇到了一个大贵人,那个大贵人觉得我踏实能干,就把钢铁厂买下来送给我了!”

    “我当时还以为祁同伟在逗我玩,谁能想到这居然是真的。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觉得就像在做梦一样。”

    “什么?还有这种事?”

    萧哲被楚浩铭的大手笔惊呆了。

    在他想来,楚浩铭也就是帮自己说句话,让祁同伟不要再为难自己爸爸。

    可是谁能想到楚浩铭居然将炼钢厂买下了,而且还送给了自己爸爸。

    萧哲心里面十分感动,他暗下决心,等自己发达了,绝对要好好报答楚浩铭一家。

    其实这件事对于楚浩铭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手笔。

    楚家不缺这点钱,花七千万就像普通人花了几千块钱。

    其次楚浩铭这样做,也是为了和萧哲打好关系,他们两家现在算是命运共同体。

    既然如此,楚浩铭干脆借花献佛,将炼钢厂买下来送给萧建国,也相当于送给了萧哲。

    “是啊!不知道是哪位贵人?”

    “爸,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那个贵人是我的话,你会不会惊讶?”

    萧哲开玩笑地说。

    “儿子,我其实真希望你是那个贵人,只可惜那不现实!不过,你以后再也不用在学校里面被人瞧不起了,你爸也是富一代了!”

    说前一句的时候,萧建国是从内心中希望自己儿子可以出人头地。

    说后一句的时候,萧建国小小地幽默了一把。

    “爸,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好!你一定要考个好大学,争取出人头地。”

    萧建国信心满满说。

    他之前还担心萧哲考上好大学拿不出足够的学费,他现在觉得学费根本不是个事。

    虽说钢铁厂不怎么挣钱,但是一年的纯收入也有几十万。

    “对了,儿子,你说这个贵人想从咱们身上得到什么?”

    虽然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不过萧建国还是有点担心,毕竟炼钢厂来的不明不白。

    萧哲刚准备说话,萧建国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自己老婆打来的:“爱珍,什么事?”

    “老公,明天我爸七十岁大寿,准备在国际辉煌大酒店举行,你和儿子都来吧!”

    “我不去!我怕被人看不起!”

    萧建国立即沉下了脸,他不愿意再看到岳父岳母,以及他老婆的那些娘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