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给妖怪调奶茶 > 68.凭什么我没有
    余尘一行人享受过美味后跟在跑堂小厮身后来到了早已经收拾好的客房内。

    古香古色的房间,桌子上还摆着几个看起来就颇为名贵的花瓶,所有的桌子都打扫得一尘不染。

    还行,房间虽然小了点但是打扫得很干净,慧儿扫视一圈房间后勉强的点了点头。

    这是皇宫嘛?这股香味好香啊!三两白银一晚的房间就是好。

    余宏夫妇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就这个破房间还要三两白银一晚?

    你丫莫不是在逗我玩?

    床褥肯定不是每一次换人都会更换,更别说一次性的床褥了。

    没有落地窗,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没有二十四小时的热水。

    就这种服务还敢要价后世总统套房的价格?

    汽车小旅馆都比这高出好几个档次啊。

    经过一天的买买买,余尘心里对于白银的购买力心里大致有了评判。

    如果说刚才那桌山珍海味还能算物有所值,眼前这间房就是花宝马的钱买一辆宝骏了。

    不对。

    应该是全新劳斯莱斯的价格买了辆二手奥拓。

    可见这价格有多坑爹。

    说这是黑店,黑店都不能同意。

    订都订了,再换地方明显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倒不是他舍不得这几两银子的房费,而是时间太晚了,也不知道安定镇小镇会不会有宵禁这种奇葩规定。

    “就这样吧,给我们每人烧上一桶热水。”余尘扭头对着小厮说道。

    余尘一行四人订了五间房间,一人住一间还有一间房子用来堆放今天购买的货物。

    土豪嘛,吃住都得讲究都得有范。

    什么是有范?那自然是越贵越有范!

    “好的,贵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嘛?”跑堂小厮点了点头问道。

    四个人开五间房的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哪怕是那些平价的客栈都不一定能出现这种情况,更别说他们这种高档的酒楼。

    如此铺张浪费,不把钱当做一回事的二傻子。

    呸,

    土豪实在太太……太少见了。

    十多两银子都不当一回事,想必给的小费应该也不少。

    至少也该有十几个铜板把?

    还好跑堂小厮不知道余尘上午那出手阔绰的样子,不然会把余尘伺候的比老爹老娘还用心。

    “没什么,赶紧准备好热水就行。”余尘坐在椅子上摆了摆手说道。

    逛了一条街,他早就累的不行了,要是可以选,他宁愿和“死鬼老爹”在搏斗好几次也不愿和慧儿逛一次街。

    要不是最后慧儿手下留情,要不是上午没逛街,他可能就是安定镇最累的崽了。

    古代的酒店一点也不人性化,没有躺椅也就算了,居然连一张舒服的椅子都没有。

    差评!绝对的五星差评!

    “贵人还请稍等。”跑堂小厮躬身退出房间后才转身下楼。

    没有小费,这么铺张浪费的土豪居然没有给自己小费。

    尼玛,不科学啊!

    跑堂小厮心里失落的很。

    “等等。”跑堂小厮身后传来来一声声音,下楼梯的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是刚才那个土豪的随从。

    “贵人还有什么事嘛?”跑堂小厮出声问道。

    “你先上来。”余宏对着跑堂小厮招了招手。

    没错跑堂小厮眼中的随从就是余宏。

    没办法谁让余尘和慧儿穿着光鲜亮丽而余宏和李大姐却是一身农家打扮。

    在跑堂小厮眼中余宏最多也就是个管家,而李大姐是慧儿的贴身丫鬟。

    “这是给你的小费。”余宏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最小的碎银子心疼的递给了跑堂小厮。

    刚刚那个铜板他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身下又只剩下了银子,再心痛也只能递给跑堂小厮了。

    总不能让人家再给你破开碎银子吧?

    咦,好像也可以啊!

    只是给都给了余宏也不好意思再说这话,只能在心里暗骂自己太笨。

    如果是他和李大姐两个人他肯定就要回来了,可眼下还有余尘和慧儿,自己不能丢了他们的脸。

    自己下次一定要多多注意。

    同时心里也暗暗吐槽第一酒楼这种高档的消费场所。

    饭菜房间收费这么贵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小费这种隐形消费。

    真的是店大欺客。

    可怜的余宏大哥彻底被余尘带歪了,他还以为小费是必须要给的东西。

    “谢谢贵人,谢谢贵人。”跑堂小厮接过碎银子激动的鞠躬感谢。

    他还以为没有了小费,没想到居然是一块碎银子。

    我的天,他工作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小费给银子的。

    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这么一个幸运儿。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贵人放心,热水马上就好。”跑堂小厮见余宏没有其他的吩咐后说道。

    就凭这块碎银子自己都得给余尘等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洗澡水当然不能让人等太久。

    跑堂小厮下楼后直奔后院而去,他要亲自监督后厨的人将洗澡水烧好。

    “麻溜的烧四锅热水。”跑堂小厮人还没迈进烧热水的房间,声音已经响起了。

    “我这烧着呢,你的得等等。”烧热水的伙计往灶台内加着柴火说道。

    现在是洗澡的高峰时期,他忙都快飞起了。

    “我帮你加柴火,你先给我烧四锅水。”跑堂小厮冲着烧热水的伙计说道。

    给了自己那么多的小费,再让人等着热水洗澡,自己也太不够意思了。

    “这么上心?你收了人家多少小费?”晚上没什么活的迎客小厮吴四此刻正躲在热水房内偷懒,见跑堂小厮这么上心顿时来了兴趣。

    他们这群人都一样,对顾客多热情全部取决于顾客给的小费有多少。

    “嘿嘿,一块碎银子。”跑堂小厮照看的灶内的火,同时笑眯眯的说道。

    他还正愁没人能够分享喜悦呢。

    毕竟他可是第一个收到这么多小费的小厮。

    小厮之王肯定是非自己莫属。

    跑堂小厮笑眯眯的等待着别人对自己的恭维和赞叹。

    果然,烧水的伙计惊讶的说道:“居然这么多,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店内有收到那么多小费的,乖乖,早知道当年我也选择当小厮了。”

    “运气运气,都是客人大方。”跑堂小厮故作谦虚的说道,随即又开口:“你知道这个客人今天在我们这花了多少银子嘛?”

    “五十两!”跑堂小厮举起一只手晃了晃。

    “嘶!这么多!”烧热水的伙计一脸的不可思议。

    两人聊得开心,谁也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吴四脸上正在上演着一场变脸表演。

    时而失落、时而愤愤不平、时而嫉妒、最后都化作了凶狠。

    住店的顾客本来就不多,一行四人的只有余尘他们。

    跑堂小厮的小费肯定是余尘打赏的。

    凭什么所有人都是银子而自己却是一个铜板?

    凭什么自己比其他人对他们还要热情而自己得到的小费却是最少的?

    凭什么这么看不起我?

    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吴四起身离开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