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584.元始度人
    “上天度人,严摄北酆,神公受命,普扫不??,八威吐毒,猛马四张,天丁前駈,大帅仗幡,掷火万里,流铃八衝,敢有干试.....”

    颂念之声一开始,就出现了了不得的东西,具体有多了不得,一般凡人体会不到,大概可以总结为越是复杂,越是玄妙,生僻字越多,越牛逼。

    天外天传来的声音不高,但却穿透虚空,直接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而那笼罩大地的灰暗灯火也不断摇曳着,应和颂念之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

    子受面露难色,颂念声吐字极为清晰,声音温润如玉,温和柔顺听着十分舒服,问题在于,完全听不懂。

    一边的申公豹则是悚然,他记不得在哪儿见过灯火,但这声音却不会忘记。

    他的老师,玉清元始天尊。

    申公豹一颗心剧烈跳动,这是在针对自己?

    也是,阐教门下的玉清门人全是助周,就是云中子那个老好人也只是不忍朝中有妖孽,想着除妖,没有延续大商气运的想法,唯有他申公豹,不仅投身大商当了国师,帮助大商平叛延续气运,还身处大商西征大军之中,今天更是作为核心人员,主持超度事务....

    难道...师尊终于看不下去了,要对自己出手?

    想到这里,申公豹就觉得此时的自己,好像掉入了北海海眼一般? 四周都是海水? 不断朝他涌来? 海潮的挤压让人喘不过气,却又无法挣扎。

    无能为力。

    即使这是师尊对姜子牙的偏爱,他又怎能说出半个不字?

    “夫天地运度,亦有否终;日月五星,亦有亏盈;至圣神人,亦有休否……”

    申公豹越听,心中越觉得凄凉无比。

    枉他还想着超度之后? 在两军对垒时,与姜子牙做过一场,较个高低? 未曾想师尊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早该想到啊,姜子牙助周封神? 一世荣华,他则是直接投商和姜子牙对着干,师尊向来偏爱姜子牙? 现在肯定是想要出手惩治了? 如此施为,既能为姜子牙立威? 又能震慑助商之人? 堪称一举多得。

    “渺渺亿劫? 浑沌之中,上无复色,下无复渊? 风泽洞虚,金刚乘天,天上天下,无幽无冥,无形无影,无极无穷,溟涬大梵……”

    申公豹悲苦之余,不禁想起了这些年在玉虚宫中的日子,那时,原始天尊讲道时,也是这般景象。

    虽然因为妖族跟脚屡遭歧视,但多少比那些纯粹的野路子妖族修士要强,而且元始天尊平日里对他只是态度比较冷淡,该教的从不藏私,学的也是玉清正统,至于偏袒,其实也只是在大劫一事上,给了姜子牙太多优待。

    申公豹自然知道,元始天尊破例收他这种被毛戴角之辈入门墙是为了谋划大劫,可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有传道受业之实,而入玉虚宫修炼的这几十年,也是他修为提高最快的时期。

    可为什么....偏偏要偏袒那个仙道难成,法力低微的姜子牙?

    申公豹合上了眼,神情放松了许多,还是继续听经吧,以后说不定没机会了。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天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

    圣人嘛,诵经肯定不用喘气的,间隔只是为了凸显节奏。

    此时无论是千军万马还是名臣良将,都像是入定了一般,默默思忖等待着不知何时到来的焕然大悟,天地间静的出奇,仿佛只有这些经文诵出一般。

    子受也不例外,紧皱眉头沉思着,前面的经文没听懂,后面生僻字少些,人道渺渺什么的,似乎有点熟悉。

    其实这是《度人经》,乃元始玉文,被明朝的《正统道藏》列为开篇经书,号称群经之首、万法之宗、一切法界之源头,有了这册经文之后,才使得以往被驱逐的鬼魂,变成了可以超度的对象。

    不过包括子受在内的大多数人,接触到的应该还是“人道渺渺,仙道莽莽”这几句,这几句被仙剑系列拿去,当做了蜀山派的入门法诀。

    “即得死魂受炼,仙化成人,生身受度,劫劫长存,随劫轮转,与天齐年....”

    又一句之后,颂念声顿了许久,才有九条五爪金龙乘空而来,其后拉着辇车,飞云丹霄,羽盖垂荫。

    这一刹那,日月停轮,神风静默,天无浮云,一切静止了好半天,才渐渐能看见两道童侍座,元始天尊悬座空浮于九龙沉香辇之上,唇红齿白,明眉皓目,如琉璃玉体,一尘不染。

    圣人真容。

    只见元始天尊唇齿轻启:“凡诵此经十过,诸天齐到,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

    “本命之日,诵咏此经,魂神澄正,万炁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鬼精灭爽,回尸起死,白骨成人......”

    “至学之士,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魔精丧眼,鬼妖灭爽,济度垂死,绝而得生......”

    说了这么多,元始天尊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人们跟着他多念几遍,彻底将这册新创的经文传世,这经文念多了有各种功效,能回尸起死,白骨成人,至于在此之后自己私下念经超度没有用,那也不能怪他,圣人念诵和普通人念诵肯定不一样嘛。

    子受满心的不愿意,你元始要灭商,还要老子跟你念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桩了不得的功德。

    和子受一样想法的,还有申公豹,明明是他先超度的,制定礼制也好,念诵祭文也好,明明是他先的啊!

    但....不得不感慨圣人法力,其所创经文有着夺天地造化之妙,任他人怎么想,只是自顾自再次从头念诵起经文,便现出了众生法相,任诸侯兵卒还是神仙妖魔,皆陷入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地中,忍不住诵经,随他喝唱,颂念之声震动虚空。

    随着时间推移,不仅仅是汜水关这一片地界,整个天地间的生灵都开始念诵,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随着经文而动。

    就连远在北海,遥距万里,身怀**力的孔宣也不例外,他比任何人对度人经的体悟都深。

    孔宣在北海用五色神光刷妖魔刷了好几年,做的其实就是度化、超度的事,北海的是逐鹿之战的古战场,妖魔大多是战死的亡魂心有执念不得超生导致,柏鉴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柏鉴作为黄帝的总兵官,位高权重,可竟然战死后历经千年都不能出劫,一直以游魂浮世,不得超脱,不得转世轮回,还得再在封神大劫里蹭蹭功劳,才能混个福清正神做做,堂堂总兵官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寻常士卒了,堕为妖魔只怕都是好事,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才是常态。

    孔宣听了度人经之后,便一边念诵一边苦思,他度了这么多年,也只能用五色神光一个个刷,做不到创出经文,让他人协同的地步,可见圣人的深不可测,看来还得多多修行,寻些机缘再进一步。

    七天七夜。

    颂念声整整持续了七天七夜,停止后,汜水关外的土地,乃至山川林木,全都下沉数寸,地面仿若碧玉,没有他色。

    唯有笼罩一片的灰暗灯火,光泽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无形间多了一种让人感受到灵魂炼的炙热。

    “今作度尸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