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人间苦 > 第983章 照着剧本来
    张耗子这姿态摆的,主角光环都出来了。

    豪情万丈没有没?

    视死如归有没有?

    嘴炮耗时间有没有?

    这个肯定有。

    只是,不用别人说,蔡根也看出来了。

    哎,又到强弩之末了,这一夜真是难熬啊。

    刚给张耗子定完性,这次,竟然有惊喜。

    只见张耗子豪情万丈的喊完一句敞亮话,然后,每只夕兽旁边,都出现了一条腿站立的张耗子。

    同样的半身铠甲,拿着狼牙棒,一只腿上露着森森白骨,另一只腿深深的扎进土里。

    几十只夕兽,同时面对几十个张耗子的狼牙棒,瞬间都被砸扁。

    看着那好几十半身盔甲的张耗子,蔡根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不是,他也会这招?

    为什么非得自己被打得跟三孙子似的才用啊?

    自虐啊?

    还是发展性男主,不经历风雨不看彩虹的倔强型?”

    思辰鄙视的看着蔡根的后脑勺,就是不能动,否则早就动手了。

    “大哥锚定时间点需要过程,而且还要分析自己的最强时间段,当然不能一上来就施展。

    这都是战斗的艺术,狗屁不懂别瞎吵吵。”

    虽然思辰说话很不客气,蔡根也没和五十万计较。

    心里明镜的,事实摆在眼前,都惨成那样了,还粉饰什么战斗的艺术啊?

    有一点说服力吗?我要是信,我就是你亲爸爸。

    只见战场上,几十个张耗子,每个人都守着一具夕兽的尸体,好像墓碑一样。

    夕兽这次没有大规模的召唤自己,而是远离张耗子摆出的阵型,出现了一只。

    看着眼前这么多张耗子,夕兽古怪的一笑,竟然坐在了地上。

    “子鼠,今年,你只能招这么多了吗?

    去年还过百呢?有点完犊子啊。”

    张耗子们同时看向了夕兽,都沉默不语,只有最先变身的张耗子,嘻嘻一笑。

    从破衣服里,掏了半天,拿出了一个漏了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烟叶。

    由于一只手伤势比较重,卷烟很是不方便,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把半袋子烟叶都倒进了嘴里。

    生生的咀嚼了一阵,连着嘴里的血沫子吐了出来。

    好像生嚼确实提神醒脑,张耗子的小眼睛再次发出了精光。

    “孙子,能招多少,还不是为了配合你?

    你要是不嫌膈应,可以继续招啊?

    把你的叔叔舅舅三大爷,都召唤出来,拍个全家福啊?”

    这一点好像戳痛了夕兽,一下把他所有的话都给怼没了,嘴上占便宜,确实有点费劲。

    “恩,子鼠,你就在这钉着吧,我还有时间,去杀人了,祝我尽兴吧。”

    说完,夕兽站起身就走,只是走得很慢,很慢,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蔡根一看,这算是什么情况?

    难道就因为张耗子行动不便,夕兽就这么走了?

    确实不按照常理出牌,不断的挑战蔡根的理智,不愧是精神病,让人琢磨不透。

    “阿珠,你家子鼠爷,就这样放过夕兽了?

    眼睁睁看着他去霍霍人?

    说好的使命呢?尊严呢?

    不愿辜负呢?

    这是把姑姑都没放在眼里的节奏啊?”

    不怪蔡根接受不了,石火珠也接受不了,看着渐行渐远的夕兽,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也许是战略转移吧,蔡老哥,这不是好事吗?

    张哥终于把命保住了,你的任务完成了,皆大欢喜呢。”

    恩,这石火珠好像刻意把夕兽霍霍人的事情给忘了,提都没提。

    蔡根犹豫了,自己要不要提醒他呢?

    或者,大家都假装把这事给忘了呢?

    思辰的话语,打消了蔡根的犹豫。

    “大哥今天来,就不是为了保命。

    如果大哥活着,还让夕兽把人命霍霍了,那就不叫活着了。”

    张耗子好像刚才烟劲整大了,冲到了脑子,反应有点慢。

    夕兽突然整了这样一出,让他有点意外。

    只是刚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继续开始笑了起来。

    “孙子,我发现最近几年,你咋那么爱给自己加戏呢?

    难道,演戏上瘾吗?

    你舍得,把我留在这,就那么走了?

    多少年了,必须死一个的执着,你不再坚持了吗?”

    夕兽听到这,停下了脚步,浑身颤抖,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挑衅,激动得无以复加,转身开始跺脚大骂。

    “你个死耗子,剧情不应该这样演。

    你应该惊慌失措,求我不要走,求我不要伤害凡人。

    整这么淡定,往下我还怎么继续啊?

    你毁了我的一出好戏啊,你个死耗子。

    一点台阶也不给我吗?

    哪怕你再让我多走几步,再揭穿我也行啊。”

    这算是个什么货啊?

    那跳了撒欢的就为表演一个情节?

    难道,这么多年,除了打生打死,这位夕兽有了更高的追求?

    蔡根的这个猜测,很快的就被夕兽给敲定了。

    “子鼠啊,子鼠,每年这样上来就拼命,你不厌烦吗?

    反正我是有点烦了,总是见你们这几个,让我都快吐了。

    当然了,小兔兔还是温柔的。

    我就想啊,这么枯燥的流程,多没意思啊?

    不搞点什么花样出来,咱们这是又浪费时间,又浪费生命。

    当然了,我时间和生命都不缺。

    我苦思冥想一年,整出个剧本,我容易吗?

    上来你就把我的规划给打乱了。

    临阵换将,兵家大忌啊,你们咋能换演员呢?

    本来,我准备了好多惊喜的,全都被你打乱了。

    你说你是不是很过分?”

    突然这么条理清晰的讲道理,让所有人都有点不适应,当然这所有人里不包括张耗子。

    张耗子依旧配合着夕兽,犯着那精神病。

    “你还不乐意了,你知道吗?

    每年为了答对你,我特么受了多少苦吗?

    思辰受了多少苦吗?

    对,就是大前年来的酉鸡,现在她是我老婆。

    为了买营养品给老婆吊命,我都去商场给人当玩偶了。

    这人世间,你知道挣点钱多难吗?

    你知道想好好活着,多难吗?

    要不是为了等你,我宁可死了去下面享清福。

    在下面多好啊,老兄弟们都在,个个说话又好听,都是人才。”

    夕兽被张耗子一阵真情的告白,也给整楞了。

    难道他入戏了吗?

    自己的剧本没这样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