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石 > 的一百三十九章 休兵——“蛮牙儿”登场
    半日过后,正值当夜子时,葛远的身上开始逐渐浮现出点点荧光,数十息时间过后,他突然睁开了双眼,警惕地巡望了四周,发现铃铛和木子云相靠而睡,方天慕怀抱着黑刀坐在一旁守夜。葛远的气息稍变,木子云就立刻被激醒,揽了揽怀中熟睡的铃铛,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并轻声笑问道:“感觉怎么样?”

    葛远挪动了下身子,身上的荧光缓缓消失,嘴唇干涩,没有回话,点了点头,接着倒头就睡。

    清晨,葛远又是第一个醒,还是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木子云在守夜,方天慕被葛远激醒,铃铛还在熟睡,但片刻之后也摸着爬了起来。

    “咦?”铃铛喜道:“远儿哥,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挺好”葛远的气色比昨晚好了太多,继续说道,“这次多亏了你们,不然的话,我这条老命算是交代在海上了。”

    “快和我说说”铃铛急道,“嵩阳珑洛的具体情况。”

    葛远眼睛一沉,心想着谁是嵩阳珑洛,转眼想起了昨晚铃铛的话,猜出那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孩,便回道:“除了和你长得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也没有和她交过手,不过,她并不是我的对手。”

    “你和那个拥有异能的男人战斗了多久?”木子云问道,“他的实力如何?”

    葛远一回忆起那男人的模样就头痛,皱眉说道:“只交手了一招而已,因为不了解,所以中招了,却没想到他的招数一旦中了,就摆脱不了,只有必输必死的份。”

    木子云又问道:“他们为什么要针对你?”

    “没有理由,直接出手了,可能是因为也在寻找长寿花,所以不允许其他人涉足吧。”

    铃铛盯着远方,眼神愈发的狠,咬牙切齿道:“嵩阳珑洛,我一定找到你!”

    “只有他们两个人吗?”木子云问道,“有没有其他强者。”

    “有”葛远顿了一下,“而且感觉...有些熟悉,不不,也许是错觉,但我实实在在看到的就只有嵩阳珑洛和那个男人了,唉,那男人非常可怕,他的身边一片死寂,下次如果碰上,我直接要动用全部力量了,对了!”葛远忽然惊醒道,“快快,我们必须要赶往三个地方,我在逃命的时候,偷偷把有关化忧草的线索放在了两处,还有第三个地方,那是一处开阔地,寻找化忧草需要那块地,你们快去将它们找到,不过铁背头看到过那地方,可能在那里守着。”

    木子云思量几息时间,说道:“你们几个去拿东西,我去找那块地。”不容别人质疑,他顺着葛远所指的大致方向,立刻飞了出去。

    木子云飞行了几十里路,一直沿着直线走,但见到的都是丘陵山地,稍平整的也多是沼泽泥洼,又行了七十里,终于来到了一片东西长阔,夹在南北两座连绵山脉之间的宽阔平地。他在高空巡视一番,并没有感受到铁背头的气息,一盏茶功夫后落下,却忽然又发现了生灵。

    那是一头似骆驼一般的最普通的无语兽,但背上双峰隔之甚远,中间刚好能躺下一人,却正好躺着一人,是个男人,穿着粗布衣裳,翘着腿,脚指挑着个破草鞋,鞋底怕是纳了几千层,可真是厚实,其穿着打扮也颇具山俗,头发乱糟糟的,像刚从鸡窝里打滚爬出来的一样,五官容貌其实不错,皮肤粗糙,嘴里衔着一根狗尾草,闭上双眼乐呵呵地哼着小曲。

    木子云从空中垂直缓缓落下,双手还背在身后,一番居高临下的姿态。无语兽背上的男人半眯起了眼睛,悄悄打量起了空中的不速之客,心里暗道:“哟,是他。”

    木子云心里却暗道:“诶?怎么....觉得好熟。”刹那间,木子云汗毛悚立,瞬间左侧身躯,一根类似蜘蛛刺足的长物从他眼前划过,木子云怒火中烧地转回头去,发现那男人站在无语兽背上,保持着发射的姿势。那男人笑盈盈的,原来五官如此中看,并不是美艳或帅气,而是一种颇具灵韵的精气神,别人或许是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可他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阳光和神韵,就像一个吞了太阳的马驹,永远可以不知疲倦,永远都能够随风驰骋。

    木子云眼神一狠,暴躁的戾气瞬间喷出,盖压在了这片土地上。

    “嘿,你以为就你有?”男人笑盈盈立起了身子,双手也背到了身后,几息时间后一股同样强大的戾气,从下顶着往上天涌,竟能与木子云的直接抗衡,大地在这两种戾气下开始震荡。

    木子云颇感震惊,那男人身上涌出来的戾气,带着一股野蛮至极的冲劲,他的暴躁已是刚猛,但那男人的野蛮更是不顾一切的冲锋,竟一时间打得他节节败退。

    男人自知自己在气势上赢了,踩着无语兽的驼峰,对木子云单手做了个鄙视的手

    势,并叫嚣道:“你不行啊!”

    木子云低头朝下吐出了一口猛火,但片刻后,自己胸膛飞出来一颗光球,妖刀闪雷从中飞出,切断了木子云的火焰,最终落到了男人的手里。男人单手持刀,打量了一番后,笑道:“好东西,谢谢你啦。”

    这下子,木子云可真是火到头了,可正当他发作之时,却听得天边轰隆隆一片巨响,像是无数疯牛在狂奔,而天边也应声腾起了大片的土尘。

    木子云打眼一看,差点把下巴惊掉,那是数万头猛兽,最差的也是普兽中最强的虎鳄鹰象一类,而高等级的异兽和魔兽比比皆是,它们均没了有理性,以兽族最野最真的战斗姿态朝着这边猛冲。几息后木子云发觉不对劲,慌忙转头,竟发现另一边也是相同的光景儿,两边十数万头猛兽,从天上、地下甚至地底一齐冲来。

    整座大地都在上下震动,越靠近,木子云的耳朵就被震得越疼。只见那男人盘腿坐到了无语兽背上,依靠着后面的驼峰,乐呵呵地看着木子云。

    木子云吞咽了一下口水,难以相信这是那小子的手段,他立即升空,以便脱离猛兽的进攻范围。可一声长鸣落下,他猛然抬头,竟发现一头“大鸟”朝自己头上咬来,那巨兽骨皮筋筋相连,可不就是之前他们一直碰到的那头吗?木子云躲开了巨兽,狠瞪着男人喊道:“原来是你!”

    刚击落了那头巨兽,木子云又听见了百十道兽鸣,抬头一看,顶上云间落下来八十多头与刚才巨兽一模一样的“大鸟”,这下可着实难倒了木子云。

    “擒贼先擒王,拿命来!”木子云俯冲下去,身上缠满了雷电。

    男人睁开了一只眼,快速判断之后,立即翻身跳走,但离开时间,手上轻轻拍了拍座下无语兽的身体。只见那头隶属于凡间最普通野兽的无语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一次进化,它两只前蹄变得强壮不已,浑身毛发脱落,肌肉壮大四倍,一头顶到了木子云身上。但木子云的雷电可不是吃素的,交锋的那一刻,那无语兽的头颅被劈开了一条深缝,马上就要裂开全身。

    这时,那男人再次发动了能力,只见那头无语兽仍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一次超进化,竟使一头本不该拥有进化和修行能力的野兽,进化成了一头直立身子,浑身散发煞气的魔兽,而魔兽在攻击木子云之时,再度发生了进化。

    木子云停滞在高空,抬起双手心念一动,身体突然分化出了几百个火人,而火人穿梭在天空巨兽之间,朝着更高空飞去。

    魔兽一口咬向了木子云,并将其吞了进去,但几息过后,胀肿了嘴,吐出来了一股火焰,而那股火焰出现之后,立刻消散开来。原来木子云化成了火焰虚体,而每一条火流都是具有灵魂的,它们各自躲藏在群兽之间,而两边的十数万猛兽相遇后竟没有发生过碰撞,仿若是听着统一的号令,在男人的两侧立刻停住了,接着一动不动,似雕塑一般。

    男人呵呵一笑,说道:“以为这样就完了?”

    蓦的,众兽之中飞出了大量的刺蜂兽(异兽一种),紧接着,上千只刺蜂兽通过扇动耳朵两侧的鼓膜,各自产生了由于烈马嘶鸣的声浪,上千道声浪互相叠加愈涨愈高,等高到一定程度,蓦的又没声了。可几息时间过后,木子云的身躯在男人面前凝聚而成,他万分痛苦地捂着双耳,还浑身剧烈颤抖,翻起了白眼。

    男人笑道:“没用的,那声波已经高到了人耳难以听到的程度,直接对你的身体产生作用。”话虽如此,可男人却和没事人似的,一点也不受影响。

    木子云拼命往天上看去,许久之后,身体开始出现裂痕,意识也逐渐模糊,但朝着男人做了痛苦却得意的笑脸。

    男人一惊,转头之时也听见了高空巨兽们的哀嚎,只见四方天空上,正落下来五个火球,每个火球有一百丈宽,正是由之前窜到高空的火人共同造就的,巨兽们在火球面前如飞蛾如火,陷入其中顷刻间便会被烧成灰烬。男人结结巴巴道:“火?火....流星儿?”不待他反应,火球接连砸到了地上,因为仅是火焰没有实体,所以没有激荡地土地,却在十数万头猛兽之中打开了五个“海眼”,滔滔火浪铺陈而开,无论是天上的还是地下的尽皆湮灭。

    一道闪电劈落,男人被木子云踩到了脚底,只见木子云双目焦黄,戾气爆开,狠笑道:“就这样?”

    男人只是一惊,但很快就笑呵呵地看着木子云,说道:“你在干什么?给我的宠物们洗澡吗?”

    木子云心里一震,转头一看,那烈焰火海之中,死了近半的猛兽,但剩下的都在烈火中涅槃进化,逐渐适应木子云的火焰的同时,并不断地向前移动。

    “这...这不可能.

    ..你怎么做到的。”木子云刚说完。男人却冷吸了一口气,也说道:“这也不可能,你又是怎么做到的。”原来他看到,那些完成进化的猛兽,依旧抵挡不住木子云的烈焰,短短的几息时间内,又有过半的猛兽倒地,照这个速度,它们根本来不及到达木子云的身边。

    木子云得意一笑,挥着拳头就要往男人脸上砸,男人慌忙举起妖刀,说道:“别别,跟你开个玩笑,闹着玩的,还给你吧。”木子云冷哼一声,抬手夺过刀来,可那把刀在其手中极不安分,木子云能感受到刀内强烈的**,它竟然在认主,认脚下的男人为主人。

    男人嘿了一声,双手垫在脑后,优哉游哉地对木子云说道:“喂,你快起来吧,要不然我可亲自动手啦。”

    “嘁,你可以试试。”

    “哦?是吗?”

    男人刚说完,木子云一怔,原来是七八头猛兽浑身燃着烈火围到了他的身边,每只猛兽都带着极强的煞气,若放到魔兽种族里,可算得是最上一等,且只完成战斗能力的进化,却没有完善其理性,也就是说它们的进化完全是为了战斗而成的。木子云能感受到每只魔兽身上爆炸性的能量,每一头都能让自己吃上苦头,跟这小子对战可不容易,好在此刻他已经将男人控制在手中了。

    男人似乎是看穿了木子云的想法,乐道:“不会吧,你不会以为自己真的把我控制住了?”说罢,他轻张开了嘴,突然,之前由刺蜂兽产生的音波从男人的嘴中喷出,木子云当场被震成了火焰虚体。踉踉跄跄地飞出去几十步,再聚形时已经趴在了地上,脑子还是剧痛得很。

    男人飘起了身子,而妖刀再次飞回了他的手中,“看来,我们到此为....”

    还未说完,一只缠着雷流的手从背后掐住了他的喉咙,男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会这么快。”

    木子云粗喘着气,冷道:“你还有一句话的机会。”

    男人的脖子逐渐变色,他在用术,但木子云的闪电瞬间击穿了他的脖子,几息时间后,男人的脖颈迅速复原,并从口中吐出血来,木子云冷厉道:“不说了?那就...”

    “大哥,我的好大哥,我们闹着玩的,可别当真啊。”

    木子云一愣,而男人转回头来,那一副阳光灿烂的嬉笑着的嘴脸,让木子云顿感莫名其妙又十分窝火,“你笑个屁啊!受死!”木子云骂道。

    “别别别,快松手”男人似乎毫无压力,或者说从他的神情上看不出任何死前的紧张或者焦虑,甚至那张精神十足的笑脸令人看久了,也不由得散开了心中的拧结,他的感染力太强了。木子云一时半会儿竟有些不舍得下手了。

    男人轻轻松松拨开了木子云的手臂,接着回退出去三四步,将刀扔给了木子云,说道:“我真是开个玩笑,本来就是你先打的我宠物,就是那头猎吉兽,那是我的坐骑,我就想好好地周游世界,却碰到了你们,你身上的气息让我感觉很是熟悉,你又之前先动了手,所以我这次就玩一下嘛。”

    见木子云还阴沉的脸,男人又兴高采烈地说道:“你别这样紧张,别打了,就算是刚才你也拿不住我的,我有的是本事,数也数不尽,我想死都难得很,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吧。”

    男人伸出拳头平举在身前,灿烂着笑道:“我叫休兵,来自南峰山域,大家都叫我‘蛮牙儿’,嘿嘿...”

    木子云实在不知自己该用什么样的神情,觉得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他轻骂了句:“神经病?”可看着休兵那张感染力极强的笑脸,自己十分不情愿地抬起了手臂,将右拳和休兵的拳头碰到了一起,恼里恼火地说道:“爷是木子云,湖州人士。”木子云指着旁边,说道:“那这些?”

    休兵哦了一声,打了个响指,只见火海中的猛兽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烈焰将二人团团围住,木子云疑道:“是幻觉?”

    “当然不是”休兵说道:“是真的,但实际没有那么多而已。”

    二人撤回了拳头,休兵又笑嘻嘻道:“我说子云大哥。”

    “别,叫我木子云就行。”木子云一脸嫌弃。休兵却不依不饶,说道:“你那把刀真不错,还有能将兽魂封印在刀里的本事,是你做的吗?”

    木子云却反问道:“你为什么能控制我的刀,你做了什么?这是你的能力?”

    没想到休兵毫无保留,回道:“嗯,这就是我的能力,天底下所有的兽,都是我的小弟,哦不不不,我换个说法,都是我的仆人,嘶,也不对,这样吧,嘻嘻..”男人洋溢着笑容说道:“我是天下所有兽的王!哪怕它死了,哪怕是亡魂厉鬼,只要它是兽,嘿嘿,就听命于我,奉我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