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值得百姓信赖
    太子清楚,周尚书一直引导他,引导他的好奇,引导他如何去探索,虽然没教导他权谋平衡势力,却让他发现了更多的无限可能。</br>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也明白父皇到底让他学周尚书什么,一个帝王要有足够的眼界,闭门造车可不取,目光短浅自取灭亡!</br>    蕲州,董楚楚拿着帖子,“赵家送的帖子。”</br>    昌廉拢着披风,“不去。”</br>    今年的天气是真冷,哪怕烧了炭盆,屋子里也阴冷阴冷的,昌廉在蕲州依旧不习惯。</br>    董楚楚也不想去,当年和赵家算是撕破脸皮了,“你说赵家是什么意思?”</br>    这两年赵吉的日子可不好过,赵吉因为背后的势力高调的来,自然引起各方的注意,过多的关注,得到风光的背后是危机。</br>    赵吉如果不是投靠的势力不错,赵吉早就被算计离开蕲州。</br>    昌廉搓着手,“他来蕲州一直想与我重归于好,呵,他如果没拿咱爹说事,我也不会彻底撕破脸,本来他还有些利用的价值,现在他有多远滚多远。”</br>    董楚楚一点都不意外相公对公爹的在意,相公有今日那是公爹教育出来的,当初公爹掰碎了讲给相公,让相公的该变她都看在眼里,公爹在相公心里的地位没人可以取缔。</br>    昌廉听着风声,“玉娇走了后,这家里又冷清了。”</br>    “这丫头回京可高兴坏了,你看看她的信,京城哪哪都好,这丫头也不知道像谁惯会享受的性子。”</br>    昌廉笑着,“孩子还小喜欢热闹也正常,在这边的确拘束了。”</br>    董楚楚,“从小看到大,这丫头就是喜欢繁华,喜欢享受。”</br>    昌廉抹着鼻子,自己闺女自然了解,玉娇还喜欢华服首饰,大女儿和小女儿的性子一点都不像。</br>    楚楚继续道:“我们幸好只有两个女儿,这女儿要是多了,我们嫁妆都出不起。”</br>    昌廉在蕲州特别的低调,妻子的产业都没置办,这两家没增产,“家里有多少银子?我托二哥帮着置办一些产业,二哥是我们兄弟中最会抓银子的。”</br>    董楚楚想到盒子里的宝石,“我真的没想到,这几年发展最快的会是二房。”</br>    虽然没回去参加玉霜成亲,可嫁妆她也是知道一二的,那都是二哥二嫂攒的。</br>    昌廉也感慨,“二哥是最敢拼的。”</br>    顿了下继续道:“二哥能有今天那也是爹的教导,还是爹厉害。”</br>    当初二哥什么样,他始终都记着。</br>    次日,章州城门,章州官员来到了城门口,昨日知府就来过,只是被打发回去,知府一晚上没睡,现在眼睛都是血丝的站在寒风中。</br>    运送物资的何将军带着兵将站在寒风中,一动一动的。</br>    章州知府深吸一口气上前,“何将军,您让我们今日来,我们都到了,旨意可以宣读了吧!”</br>    何将军冷冰冰的道:“等着。”</br>    章州知府运气,却又不敢得罪,只能憋着在寒风中等着。</br>    现在章州城内马车行使依旧费劲,如果不是官员需要出城,还要等些日能将雪运出去,现在马车通过的道路也不宽。</br>    太子一点都不急,堵了也耐心的等着,等到了城门口,已经快到中午了。</br>    起了大早的章州官员冻的脸都青了,何将军和士兵保暖做得很好,太子又提前通知过,倒是没怎么冻到。</br>    章州知府等人看到出城的马车,章州知府和通判更加不安了,这种不安在何将军对少年见礼后,脑子只剩下空白。</br>    太,太子,竟然是太子,根本不是什么齐王世子。</br>    当时太子出城,他们是知道的,知道太子去看了汤药铺子,他们还真没怕,粮食他们没做手脚,御寒的棉被也发放了,汤药的确有问题,他们也不怕,一个从小在京城高高在上的皇家子嗣不会懂这些。</br>    在场的都不是蠢人,太子故意晾着他们,这一定是发现了什么。</br>    章州知府冻的已经不是脑袋疼,眼前阵阵发黑了起来,听到何将军喊周尚书的时候,直挺挺的往后倒。</br>    周书仁抽了下嘴角,他的威力这么大?</br>    章州通判打着哆嗦,太子不懂这些,户部尚书不懂吗?他们这些地方官都知道户部的变化,对周尚书那是如雷贯耳,户部是有物价价格的。</br>    太子面容冰冷,“来人,将人给孤弄醒了。”</br>    太子出声跪了一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是太子。</br>    灾民远远的看着,听到声音也跟着跪了一片。</br>    太子看着灾民身上的旧棉衣,对着何将军道:“将带来的棉衣等物资带过去。”</br>    随后,太子又点了章州同知,“孤这里有需要领取棉衣的名单,你拿着名单发放物资。”</br>    这都是他派人调查过的名单,这几日他暗地里做了什么。</br>    同知心忽悠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太子说了什么,他是刚调任过来的同知,他没参与到其中,还因为出言被针对,他见到太子以为完了,一定会被迁怒。</br>    现在他只觉得机会来了,“是,臣一定会办好。”</br>    太子耳朵震了震,沉默几秒,“你今日回去针对救灾重新写个章程出来。”</br>    同知,“是。”</br>    通判忍着不安想开口,对上太子冷冷的眼睛,声音卡在了喉咙。</br>    章州知府也醒了,脑子嗡嗡的响,好像冻木了一样。</br>    太子凉凉的道:“醒了?”</br>    章州知府爬起来磕头,“下官治灾不利,下官知罪。”</br>    太子气笑了,“这个时候还嘴硬,来,看看孤都查到了什么。”</br>    说着,太子接过侍卫递过来的账册甩到知府的面前。</br>    章州知府手带着手套也冻的不好使了,哆嗦了半天打开账册,一笔笔的账目特别的清晰明了,还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了,手里的账册落地。</br>    太子懒得理章州知府,他送折子进京,父皇会处理,太子示意将章州知府看管起来,没有犯错的立刻救灾。</br>    周书仁对着严大人道:“你看,咱们的太子很值得信任呢!”</br>    严大人第一次见太子处理政务,他见到的都是太子读书的时候,这几日他反省了许多,“你说得对,君始终是君,太子是个值得百姓依靠的储君。”</br>    京城,竹兰确认自己没听说,“江茗的大女儿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