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无畏真君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讲课
    李伯辰将杀死支牙斯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取了他本人的性命。第二步,是对付他的阴灵以及附着其上的魔王化身。

    以他今日神通而言,第一步不算难,第二步却很要命。越过当涂山的喜善大王该是受支牙斯节制的,那天晚上他化身魔王与隋无咎争斗,威势都惊天动地,要是叫支牙斯也得到机会如此,只怕更加难以想象。

    因而李伯辰对徐城说:“在璋城的时候你帮隋子昂害陶家人,就布了个诸天荡魔弥罗阵,是不是?”

    徐城并不介意这段往事,道:“是啊。你好不好奇我是跟谁学的这阵?”

    李伯辰道:“是隐元会吧。”

    徐城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应慨曾说这阵是他应家的秘传,而他又是隐元会的一员。那隐元会神神秘秘,不知包藏什么心思,将这阵法献给高天子或者空明会的人也不奇怪。只不过当初应慨说他的祖先差一点就成为了国主之一,之后又说自己是鬼族,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李伯辰只道:“现在用这阵来对付支牙斯身上的化身,你觉得怎么样?”

    徐城道:“你要是问我做不做得来,那我只能说不好说。诸天荡魔弥罗阵,困的不是人,而是灵物,最好是在世的灵神。你该知道这阵需要先设几座新坟了。为什么要新坟?因为在世灵神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愿力,所以强大。而新坟乃是哀愿,却能将它们同灵愿暂时地隔开,所以会大大削弱在世灵神的力量——到那时,它们就只能倚仗自身修为。”

    李伯辰想了想:“支牙斯是个灵照境,他要是死了,附身他的魔王化身该也不过是灵照境。照你说的用弥罗阵将它与天地之间的灵气愿力隔开之后,你可以带阴兵同他周旋,而我用铁索来制伏它,未必不能成功。”

    徐城道:“问题就在这里。我知道有人用这阵对付过山君、河伯之类,却不知道有人用它来对付过幽冥灵神的化身。灵、愿,可以隔开,但别忘了化身还牵涉气运——原本就是魔神气运的一部分。因为这一点,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不知道。所以我说,说不好能不能行得通。”

    李伯辰此时蹲在一座营帐屋顶一角,看营盘西侧的罗刹军调动。两个时辰之前罗刹分食了二阶的狡兽引得妖兽在西营边哀嚎,一直到现在还未退去,反倒越聚越多了。

    之前罗刹还不以为意,到此时也不得不稍稍重视起来。一个罗刹千夫长被传进支牙斯的营帐,过一刻钟出来的时候头上的角断了一只,胸甲也凹下去好大一块。之后他在路上随手撕了两个亲兵,又愤怒地带人直往西去,亦将大量兵力调集到那里。

    之前看见他被传进支牙斯的营帐中的时候李伯辰还以为此人一旦出来会拿那些分食狡兽的罗刹问罪,可如今看原来他们是想镇压,或者将那些妖兽强行驱散。这事要是发生在六国的军营中,每个将领处理起来都会如履薄冰,因为稍有不慎便可能哗变。可眼下看罗刹千夫长的做派,他们却仍只想用蛮力压制。

    未被调集的罗刹开始看热闹,瞧他们的样子,这种事似乎也不是头一次发生了。自己现在蹲坐在营房顶上,周围的营房之上也同样有许多罗刹。这实在不像是个军营,倒更像是个新设的城镇。

    这么看,在自己的计划中这些罗刹兵的确不是大问题,只要好好解决掉支牙斯就好。

    “但杀感应王的时候倒是没什么问题。”李伯辰一边看着那边的动静一边道。

    “你也知道的,是因为那须弥人祭司心中魔念不是很强,所以化身才也不很强。可这些天你知道罗刹是什么样子了。”徐城道,“那支牙斯是领兵一万的大罗刹,他心里的魔念会是什么样子?到时候,恐怕即便我用阵法隔绝了灵力,他身上的化身也仅凭阴灵的力量就能释放出喜善大王那样的威能来。李兄你是很勇,可也不会想白白送死的吧?”

    李伯辰沉默片刻,皱起眉:“感应王阴灵里的化身显形的时候,是你对我细说了它们是怎么来的。可现在你又说你不确定支牙斯阴灵的化身会有怎么样的威能——对这种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徐城道:“我知道的你不早就知道了么?李兄,你别忘了那个化身显形的时候说过什么。”

    李伯辰眉头一皱。说过什么?

    又稍稍愣了愣——感应王阴灵之上那化身显形的时候,说《阴符帝皇经》这门驭使阴兵的法门,是黄天魔王所创,徐城是指这个么?

    “你是说,像那天晚上那个喜善大王现出魔神化身来的本领,和阴符帝皇经有关?”

    “前几天我跟你说,要你把黄天魔王的化身给了剑神,那从今以后我就可以一直像这样子在生界保有灵智了——这是因为我融合了气运。你看,人活着的时候,肉身里装着阴灵。死去之后肉身损毁了,只剩下阴灵。”徐城慢慢地说,“可你再想一想,幽冥诸灵神,本质上也是阴灵。为什么他们不像生界阴灵一样浑浑噩噩?因为和我一样——现在是阴灵里装着气运、真灵了。”

    李伯辰想了想,道:“阴符帝皇经里的确说过类似的道理。但和支牙斯的化身、威能又有什么关系?”

    徐城展现出了罕见的耐心:“你会使北辰一脉的破军术。寻常人使了这法子,一刻钟之内力量甚至能和罗刹媲美,但要是一直用下去,就要精气崩坏,这身体也就完了。要是支牙斯死了,魔王气运占据他的阴灵,那他的阴灵也就相当于变成了气运的‘身体’,你想想看,肉身的力量是可以透支的,那现在这阴灵的力量是不是也可以透支?”

    李伯辰明白了。

    那夜喜善大王化出了黑天魔王监丑朗部的形态,该就是附在其阴灵之上的化身将阴灵中所有的力量都发掘尽了,因此迸发出可怕的威能。那一击之后,喜善大王的阴灵可能也不在了。

    而支牙斯身上的化身,也有可能使出同样的手段。威能大小,则取决于阴灵本身的强弱。无论人修还是罗刹,修行时不但肉身变强,阴灵也会变强。此前杀死的须弥人祭司感应王善于操弄生机,阴灵的力量未必很强。但眼下这支牙斯的阴灵力量该不会弱于同为灵照境的喜善大王吧。徐城的“说不好”,指的是说不好支牙斯身上要真有魔王化身、肉身毁去之后不会不会像喜善大王一样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发出惊天一击。

    诸天荡魔弥罗阵可以不叫阴灵上的化身借助外部的力量,却不能阻止其利用阴灵之中蕴含的力量。李伯辰得尽快找到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拖得久了,罗刹会将所有的俘虏都杀死。

    他想到此处便长身站起。但刚要跃下,心头忽然一跳——那天晚上隋无咎也化出了五通灵顺聚宝真君的模样!李伯辰一直没想明白隋无咎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只觉得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法。但此时听了徐城所说……他有没有可能用的也是阴符帝皇经中的手段?

    ……他身上是有那位真君的气运化身的么?可化身附于生人之上,明明是魔神才会做的事啊。

    他愣了一愣,忽然意识到另一件事——黄天魔王的化身说阴符帝皇经是那位魔王所创,而刚才徐城忽然能将其中关窍说得头头是道,是不是因为他融合了气运之后,也理解了那经书的奥秘?

    李伯辰立时道:“徐城,你刚才说的这些,是早就知道,还是刚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