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危情谍影 > 第341章 招供
    细节决定成败,说的正是这个理!

    李士群自从身上沾上菜汁的那一秒,就预感到可能会出大事。于是,一种莫名的第六感觉出现,他连忙离开了首席,去洗手间清洗身上的汤汁。当他听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时,更是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今晚的宴会一定是有人捣鬼。所以,他并不在乎刘达成如何,而是第一时间寻求吴四宝的护卫,一头钻进防弹车逃之夭夭。

    李士群回到办公室,冷静下来之后,这才有时间把事情的脉络理了一遍。很快,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到宴会厅的那一幕: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年轻人,不小心把菜汁弄到刘达成的身上。后来刘达成给了那人一脚,然后进入洗手间去清洗衣服。看上去这一切似乎无懈可击!

    刘达成离开后,大爆炸发生。宴会大厅共有三处同时发生爆炸。时间都是相同的。晚上八点十分!

    很显然,有人躲过了层层安保的搜查,在宴会大厅安装了定时炸弹。

    刘达成进入宴会厅,应该是个偶然。他是被李士群亲自拉去的,纯属意外。而策划此次行动的人,在人群里意外发现了刘达成,于是导演出以菜汁泼身、成功引导刘达成躲开大爆炸的事实。

    策划人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刘达成的意外离开,直接导致了傅振邦兴趣索然,提出离席敬酒的主意。这个举动,救了首席所有高官的性命。

    阴差阳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李士群狠狠拧了一把眉心,想从刘达成身上找到一点突破口,结果他失败了。很显然,刘达成事先并不知道今晚这起爆炸案。如果知道,他只需要直接找一个借口,不去参加宴会!

    电话铃声尖锐地响起。岗村次郎在电话里吼道:“李主任,麻烦你来特高课一趟!”

    说了一句,岗村次郎直接挂掉电话,不给李士群任何咨询的机会。这对于李士群而言,简直是一种污辱。这个岗村次郎自从上任以来,就一直把自己当成上海滩特工界的老大,而李士群的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也很悲哀地被他视为特高课的一部分。换了谁都会生气!

    李士群带着吴四宝的警卫大队,十几辆车排成阵势,浩浩荡荡地来到特高课。虽说两个单位相距不远,开车也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他却故意要摆出这阵势,就是故意做给岗村次郎看的。

    车队在特高课门口停下。警卫大队的数十名队员一字排开,如临大敌一般。

    荒木冢奉命来到门口迎接。看到李士群的阵势也直接吓傻。在他的认知里,李士群最多带三五个警卫人员。李士群的做法,显然是在向岗村次郎示威。

    不过,荒木冢今晚可是有功之臣。他亲手抓住了陈维荣,还亲自撬开了他的嘴。从陈维荣这里,他得知刘达成正是军统的卧底!也正是这个原因,岗村次郎才用并不友善的语气和李士群打电话。毕竟他是七十六号的主任,特高课准备抓他的人,事先应该通报一下。

    荒木冢意味深长地笑道:“李主任,岗村课长在办公室等你。请进吧。其他无关人员不得入内。”

    “无关人员”指的是吴四宝!吴四宝手里提着双枪,趾高气扬的样子,被荒木冢挡在门外,真是想杀人了。李士群连忙递给吴四宝一个眼神,示意他不得乱来。

    李士群快步来到岗村次郎办公室。岗村次郎脸色铁青,气呼呼地想怒怼李士群。不知道李士群这个主任是怎么当的,身边藏着一个军统特工,还把他当成了宝贝供着。更好笑的是多田骏那个愚的家伙,还和刘达成认了“叔侄”关系,待刘达成如亲生儿子。这群人要是知道今晚的审讯结果,肯定会无地自容。

    “李主任,你看看这个!”

    岗村次郎扔过来一叠审讯笔录,那上面全是日文。李士群看不懂。显然,做笔录的日本特工,而岗村次郎的中文又很蹩脚。李士群对于日文,只是懂得几句,并谈不上精通。所以,他随意看了几行,便放下笔录,有些抵触道:“岗村课长,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岗村次郎听出了李士群的火药味,一肚子的气更不知往哪里撒,怒道:”你的刘达成处长是军统特工!他的代号是时蝰蛇!这下子你该清楚了吗?“

    如果刘达成是军统特工,罗阳之死简直就是一桩天大的冤案。罗阳这个电讯处长,就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听到岗村次郎的怒吼,联想到刘达成的所作所为,李士群的后背脊一阵冷汗沁出。

    显然,他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刘达成是军统特工,李士群叫他搞内部整顿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内部肃清的那几个人都应该平凡。

    ”岗村课长,你今晚叫我来,就是要发泄一下你内心的怨气吗?“

    李士群有些面色不善地盯着岗村次郎,故意提高了声调:”凭什么,你们说刘达成是军统的人?就凭那个半死不活的陈维荣吗?你们应该清楚,屈打成招的事情在我们这样的机构,几乎是天天都会发生的!“

    岗村次郎大约明白李士群的日文基础并不好,这份审讯笔录,他连一个大概都没有看懂,所以才有了这种犟脾气。他猛然站起来,说道:”李主任,我带你去见一见那个军统特工吧。请他亲自给你说说,刘达成这个军统是怎么来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岗村次郎懒得哆嗦,直接站起身来,在前面带路。李士群见他这个态度,也只有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不一会,他们来到后院监牢里,陈维荣腿上的血是止住了。日寇并没有给他休息的机会,而是立即展开了审讯,意图在他意志最簿弱的时候撬开他的嘴,掏出特高课想要的情报。

    看见李士群随岗村次郎从门外走进来,陈维荣知道自己的招供已经产生了负面效应。这次开口招供之后,日寇并没有给他好脸色,也没有给他优待,而是继续关押在这又臭又腥的监牢。传说中的金钱和美女,统统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