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秦朝当神棍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乃火王
    丛林外面的食人族打算天亮之后发起进攻的。因为天亮之后的这一天,是他们信奉的神灵的生日。

    他们的神灵很古怪,是两条互相吞噬的蛇。

    据说这两条蛇是一母同胞,互相吞噬,因此才变得强大无比。

    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刘季等人竟然主动钻出来了。

    这让他们有点意外。

    最近他们也抓了这些人有一阵子了,每一次都功败垂成。他们深深感受到了这些人的狡猾。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有主动出来的那一天。

    于是,野人们甚至以为这是一个圈套。

    其实野人是很单纯的群体,他们从来不会搞这些阴谋诡计,说烤就烤,决不食言。

    但是和刘季这伙人接触的时间长了,野人也开始琢磨一些计谋了。

    他们看着刘季,用木质的长矛指着他,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可惜,刘季根本听不明白他们的话。

    刘季把准备好的供品拿出来了。

    野人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意思?

    刘季比划着说道:“我们,想要和你们讲和,我们一块生活,在这里和平共处。”

    野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表示不太理解刘季想要干什么。

    既然不知道,管他呢。

    于是,他们一拥而上,把刘季等人给绑了。

    刘季:“我靠。”

    其他人也都一脸无语。

    很快,刘季等人被带到了一个大广场上。

    这广场上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男女老少,各色人等都有。

    广场中央已经生起来了一团火,大火堆熊熊燃烧,看得人精神恐慌。

    刘季说道:“兄弟们,咱们还有没有办法。”

    卢绾说道:“兄长,我已经技穷了。”

    樊哙说道:“我就说了,不能信姓卢的。这竖子懂个屁,结果将我们一网打尽了。”

    刘季的脸色有些发红。

    他对樊哙和卢绾说道:“其实我在咸阳城的时候,曾经听说了一些东西。我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愿能有用吧。”

    “是生是死,就在此刻了。”

    当刘季被人抬着,经过火堆的时候,他忽然一扬手,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小包。

    这小包只有巴掌大小,只被叶子包着,攥在手心里的。

    叶子丢进火堆里面之后,忽然轰的一声,爆发出来一阵红光,然后火堆被炸飞了,落在那些野人身上,烫的他们嗷嗷叫。

    当然了,刘季等人身上也落了一些。

    但是这些人都有衣服,倒也不太严重。

    刘季挣扎了一下,从木棍上掉下来了。

    毕竟那绳子已经快要烧断了。

    刘季从地上站起来,很快就有一群野人围上来了。

    刘季从身上掏出来了另一个叶子,扔到了火堆当中。

    又是轰然一声,火堆又炸了。

    那些野人都惊恐地看着刘季,不敢靠近。

    刘季看出来了他们的畏惧,大声说道:“吾乃火王,可以操纵火焰。”

    野人都一脸敬畏的看着刘季。

    这时候,卢绾忽然跪了下来,大声说道:“拜见火王,拜见火王。”

    卢绾跪下之后,樊哙也跪下了,然后其他的人也跪下来了。

    那些野人本来就十分畏惧火焰,现在看见这些秦人跪下来,全都跟着跪下来了。

    刘季志得意满,看着众人,然后炫技一样向火堆中又扔了一包。

    然后……轰然一声,又是一声爆炸。

    野人彻底被镇住了。

    刘季松了口气,挥了挥手,于是,众野人众星拱月一般,将刘季送上了王坛。

    语言不通没有关系,这些野人全都很虔诚的学习秦人的语言。

    很快,他们就掌握了简单地词汇,再加上收拾的比划,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卢绾对刘季说道:“兄长,我对你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你这是绝处逢生啊,我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刘季微微一笑。

    樊哙好奇的说道:“兄长,你到底什么时候学会的,操纵火焰的本事的?能不能教教我?”

    刘季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啊,就是不喜欢学习,不喜欢看书看报。现在倒霉了吧?”

    “昔日在咸阳城的时候,我曾经买到过一本旧书。这旧书说,谪仙当年,曾经用硝石、硫磺、木炭,三种东西,发明了火药。”

    “我这些日子,闲来无事,找到了这些材料,然后做了一番试验。幸好。试验成功了。”

    樊哙说道:“兄长是何时试验的?我怎么不知道?”

    刘季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敢弄出来太大的动静,免得被野人察觉到。一直以来,我都用极少的分量。”

    “那些东西放到火堆里面之后,只是升起来一点小小的火焰而已。所以……你们都没有感觉到。但是我察觉到了其中的细微差别。”

    “于是,我找到了火药的配方。”

    众人都感慨不已。

    刘季看着众人。淡淡的说道:“以后,我就是这里的火王,我将带着你们,征战天下,建立万事不朽之功业。”

    “而你们,就是文物群臣,是将来的贵族。”

    有人指了指刘娘,说道:“这家伙怎么办?”

    刘季看了他一会,说道:“这家伙……入宫做宦官吧。”

    刘娘看着刘季,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居然有一丝欢喜……

    这时候,卢绾又说道:“大王,这些野人毕竟和我们并非一族。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现在他们臣服于我们,可是将来呢?将来怎么办?万一他们忽然造反,我们怎么做?”

    刘季想了想,说道:“这个……确实是个问题。昔日我们在新秦也招募了很多人,结果那些人大部分都跟着徐福跑了。这个问题,不能不慎重啊。”

    众人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们怎么办?”

    刘季想了想,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巫术?”

    众人说道:“当然听说了,这不是咱们楚地的风俗吗?”

    刘季嗯了一声,说道:“这巫术当中,有一种最厉害的蛊术。”

    “蛊术一旦运作起来,就可以控制人的神智,令人万万不敢造反。”

    众人说道:“是啊。莫非大王要用蛊术控制他们?”

    刘季点了点头:“不错。”

    众人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刘季:“你这……大王还有这样的大本领呢?”

    刘季说道:“我没有。”

    众人:“……”

    樊哙干咳了一声,说道:“兄长,你说的热闹,闹了半天是没有啊。”

    刘季还没有说话,卢绾先不快的说道:“樊哙,你怎么跟大王说话呢?应该叫大王,怎么能叫兄长?”

    樊哙:“……”

    他一脸鄙夷的看着卢绾。

    刘季微微一笑,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无妨。”

    他嘴上这么说,但是依然很赞许的看了卢绾一眼。

    卢绾一脸谦卑。

    刘季接着说道:“虽然我不会,但是那些野人不知道啊。接下来几天,我要你们散播谣言,告诉那些野人,我会这种手段。”

    众人都哦了一声。

    于是,谣言开始了。

    很难想象,两伙语言不通的个人,居然开始传播起谣言来了。

    这些谣言很快传遍了野人部落,并且越穿越离谱。

    在野人那里的版本,变成了刘季的母亲,名字叫做刘媪。

    有一天刘媪正在烧火,忽然间火苗蹿到了她的腹中。

    然后,刘媪就有了身孕。

    怀胎三年,生下来了刘季。

    刘季从出生开始,就有异象,可以操纵火焰。

    除了操纵火焰之外,刘季还有一种蛊术,可以种在人身上,平时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吃饭睡觉,很普通。

    但是一旦有了不恭敬的心思,立刻就要痛苦不已。

    否则的话,刘季带着人在丛林之中转战了这么多天,怎么没有人掉队逃跑?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忠心耿耿的跟着他?

    而这种蛊术,只要被刘季看一眼,就会被种上。而这里的野人,十之**都已经被种了蛊毒。

    至于在场的野人,全都中招了。他们根本不可能逃脱了。

    听到消息的野人个个震惊不已。

    但是他们当中的某些人,还是有点将信将疑的。

    时间不长,进行验证的机会来了。

    刘季宴请群臣。

    这些所谓的群臣,有跟着刘季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也有野人部落的首领。

    刘季看着这些人,微笑着说道:“诸位都是我的亲随。”

    众人唯唯诺诺。

    刘季接着说道:“本王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爱憎分明。”

    “凡是我的人,我都会爱护有加,凡是我的敌人,我都会斩尽杀绝,你们明白吗?”

    众人纷纷点头,说道:“明白,明白。”

    那几个野人首领,最是紧张,他们点头说道:“我们明白,全都明白。”

    刘季嗯了一声,然后向众人说道:“来,我们满饮此杯。”

    这酒是用当地的粮食酿造而成的,很难喝,但是总比没有好,于是所有人都捏着鼻子喝下去了。

    刘季哈哈大笑,招待群臣吃饭。

    正吃到一半的时候,樊哙忽然猛地掀翻了桌子。

    野人首领吓得一哆嗦,以为这个莽汉要杀人了。

    谁知道樊哙倒在地上,翻翻滚滚,跪在了刘季面前。

    他磕头如捣蒜,一脸痛苦的说道:“大王,大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众人都一脸惊诧。

    尤其是那些野人首领,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

    刘季微微一笑,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他对樊哙说道:“你错在哪里了?”

    樊哙说道:“我看上了大王的宝刀,刚才想要有一种偷走的贪念。没想到这念头一动,我身上就像是有几万把刀子在割一样,实在是太痛苦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季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错了就好。本王宽以待人,不会苛责你的。只要你不动歪心思,蛊毒不会将你怎么样。”

    樊哙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多谢大王。”

    刘季一脸淡然。

    而那些野人都震惊了:原来蛊毒这么厉害吗?原来真的有蛊毒吗?

    过了一会,樊哙一脸惊奇的站了起来。

    刘季微笑着问道:“如何?”

    樊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惊讶的说道:“好了,我没事了。”

    刘季微微一笑,说道:“现在是不是对本王忠心耿耿了?”

    樊哙使劲点了点头。

    刘季呵呵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宝刀赠英雄,就将这把刀给你又何妨?”

    随后,刘季把刀递给樊哙了。

    樊哙一脸郑重的将刀接过来了。

    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破破烂的柴刀。

    那些野人看到这把柴刀之后,全都震惊了。

    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就是传说中的铁刀。天呐。真是太神奇了……”

    宴会很快结束了。

    这些首领三三两两的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野人首领说道:“那个樊哙,好像是大王的人。你们觉不觉得……今天樊哙忽然倒在地上,像是一场戏?”

    众人都愣了一下,说道:“你们觉得,他们是在做戏吗?”

    这人说道:“未必不是啊。”

    其他人说道:“我们现在就在暗中诋毁大王,好像……也没有什么事。”

    其他人说道:“就是,好像也没有事。”

    结果他们话音未落,忽然有人捂着肚子说道:“不好了,我腹中绞痛。”

    随后,这人跳到草丛里面,蹲在那里一脸痛苦。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这一天,这些野人首领足足排了十几次。

    他们怕了,他们真的怕了。

    然后,他们开始祈祷:“火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他们的祈祷越来越虔诚,等到天亮的时候,那股猛烈地泄意终于停下来了。

    这些人松了口气,双腿发软的想回走。

    “火王,不可以得罪啊。”这变成了所有人的共识。

    然后,这些人又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其他野人。

    现在野人们战战兢兢,谁也不敢说什么了。

    毕竟……太可怕了。

    于是,所有人都臣服于刘季。

    而刘季在这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国。

    刘季开始享受起草头天子的快了,而万里之遥的咸阳城,围绕着羊尾的风波还没有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