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羽幻境 > 第九章 反空还虚
    谁都知道神魔之眼乃是上古时由天界往来人间的唯一通道却在围剿万劫天君一战后被封印了数万年可在此之前谁也不清楚这座传说中的神魔之眼竟然就埋藏在斗姆海中。如此蓬莱仙岛上的种种反常景象一下子都找到了答案。

    这时候经天神梭彷佛被一股庞大而无形的吸力所牵引加朝着神魔之眼冲去。

    屈翠枫霍然警醒道:「不好若是再不逃我可要被卷入神魔之眼!」

    他心念落处两道鹤仙人分身齐齐轰出两束雄浑金芒重重击在舱体之上。

    已然伤痕累累的经天神梭再禁不起如此重击轰然裂开一道开口屈翠枫不敢怠慢携着欧阳霓在鹤仙人分身的保护下冲出舱去。

    舱外的云涛顿时鼓荡而入小蛋左手一挥射出金蝎魔鞭卷起一名蓬莱弟子卫惊蛰和丁寂亦是一手一个各挟起两名星门一开也遁出舱外。

    经天神梭并不稍停从星阵上生生撞开一角一头栽入神魔之眼中消失不见。

    「轰——」从神魔之眼深处传来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周边的整座星阵都生出感应齐声共鸣犹如一块巨石投落湖中激得水面上映射的满天星光乱摇不休。

    法坛上近百位蓬莱仙岛高手接二连三地闷哼吐血被抛离而出。

    屈翠枫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与欧阳霓夺路而逃。孰知丁寂早已用灵台将他牢牢锁定驱动天殇琴动「幻火」诀纵声喝道:「你往哪里走?」

    屈翠枫眼见一蓬光火熊熊如海涌将过来急忙召来鹤仙人元神救驾。

    小蛋和卫惊蛰趁机一左一右与丁寂鼎足而立对屈翠枫和欧阳霓形成包围之势。

    那边星阵受损令得神魔之眼立时失去羁绊滚滚红澜似洪涛般冲破法阵封锁往四面八方肆无忌惮地汹涌扩展。

    云临真人一袭道袍卓立于星阵之上目睹神魔之眼爆之状面色凝重如霜低低叹息道:「阵灭劫生莫非天要亡我九州黎庶?」

    一旁几名蓬莱仙岛的耆宿长老双目赤红也分不清屈翠枫、小蛋等人谁人是友谁人是敌愤声喝道:「孽障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

    眼瞧着一场混战即起盛年、罗牛与同行的一位蓬莱仙岛长老终于赶到望着场内情形无不凛然变色心中沉。

    那位长老恐起误会急忙找到云临真人三言两语将来龙去脉说了。

    罗牛接着道:「掌门真人不管怎么说这事由我们而起在下和盛师兄定会给贵岛一个交代。」

    云临真人身侧一名锦袍老者怒道:「怎么交代?「无涯星阵」被毁神魔之眼再无羁束里面蕴藏的千古氤氲精华涌将出来一个月内便会吞没天6九州届时苍生涂炭万灵凋谢咱们这些人死上一万次也难赎其罪!」

    罗牛听得目瞪口呆云临真人却已镇定下来吩咐道:「楚师弟让大伙儿赶紧归回原位各司其职尽力阻挡神魔之眼喷涌。拖得一刻是一刻或许天意怜我众生此事犹有转机。」

    说话间卫惊蛰三人已与急于突围脱逃的屈翠枫、欧阳霓斗在一处。

    闻听经天神梭猛撞之下居然闯下这般滔天大祸卫惊蛰亦是义愤填膺天穹神剑施展开「无意心诀」如同天马行空妙到巅毫。

    可屈翠枫连放两道鹤仙人元神分身亦是威力倍增一任小蛋三人全力拼杀仍逐渐落入下风。

    盛年稳定心绪思忖道:「当务之急需尽快制服翠枫以免他绝望之下生出更多祸患!」当下气运丹田徐徐说道:「翠枫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何时?」

    屈翠枫充耳不闻却将两道鹤仙人元神慢慢向己身收缩好提防盛年、罗牛出手围攻至于欧阳霓安危如何他已无暇顾及暗暗怨恨道:「早晓得会是眼前这番田地我就不该答应她冒险前来蓬莱!」

    罗牛见小蛋三人战况吃紧低声道:「盛师兄你替我压阵!」手掣沉金古剑杀入战团却被鹤仙人分身挡下。

    盛年看着战况难解难分寻思道:「我可不能再乾瞧下去了!」一拔背后久未动用的石中剑纵身跃入战团与罗牛合战一道鹤仙人分身。

    然而斗姆海中的风暴越来越凶猛险恶众人非但要与鹤仙人元神奋战更需分神应付不时袭来的扑天云浪时间一久顿感顾此失彼力不从心。

    屈翠枫倒是心里一定笑吟吟道:「盛年你们这是何苦?」

    罗牛听他直呼盛年的名字分明将过往种种渊源情谊悉数抛却心头一痛道:「翠枫你怎会变成这般模样?」

    屈翠枫闻言色变嘿然道:「别人问我这话也就罢了你却没有资格!

    当年我寄居天雷山庄若非你敝帚自珍又偏袒小蛋千方百计找藉口不肯传我天道下卷心法迫得我孤身远行深入云梦大泽又哪会有后来的事情?」

    他越说越气不断催动鹤仙人猛攻罗牛十成攻势里有七成是冲着他。

    罗牛一面奋力招架一面苦笑道:「你那时火候不到强修天道只会适得其反。」

    屈翠枫冷冷一笑道:「我火候不到那小蛋的火候就到了?分明是你早已属意他做东床快婿才不惜倾心传授却把我抛在一边受尽冷眼!」

    罗牛本就拙于言词此际心下一急黑黝黝的脸庞胀得通红却不知该如何辩驳。

    屈翠枫望着罗牛受窘的模样大出一口恶气正要继续出言讥讽猛然脸色一变肌肤上泛起一层淡青色光晕眼睛里流露出诧异之色。

    「嗡——」头顶悬浮的四相幻镜遽然颤鸣来回打转射放出缕缕幽光忽而变金忽而转青不断地杂乱无章、循环交替。

    小蛋毕竟曾修炼过四相幻镜先察觉屈翠枫情况有异忙喝道:「快收幻镜!」

    屈翠枫满脸倔强怒哼道:「我偏不!」

    可「不」字甫一出口四相幻镜响起一串滚雷般古怪暴鸣光华大放从镜面里竟又映射出一道鹤仙人分身浑然不管周遭众人斗得如火如荼一闪身反朝战团外的云临真人扑去。

    小蛋暗叫糟糕再次喝道:「快收镜!」

    屈翠枫脸上血色尽消仿似被体内某种可怕的东西飞吸食着一般额头热汗滚滚淌落涩声道:「收什么……不如一起死了干净!」

    众人见状俱都心头一紧猜测到其中缘由。丁寂怒道:「屈翠枫你已不可救药!」使出穿花绕柳身法从几不可能的缝隙间一滑而过左手一记二十二字拳中宫直进轰响屈翠枫胸膛。

    屈翠枫想挥剑抵挡身子却猛地一晃仰面吐出一口紫黑色淤血手上软绵绵没了劲道「砰」的一声闷响仙剑被小寂一拳击飞。

    「呼——」从四相幻镜里又幻化出第四道鹤仙人元神的分身二话不说对着丁寂头顶就是一掌拍落。

    丁寂只得舍下屈翠枫横剑自保「啪」的一声掌剑相交身形被震退数尺。

    欧阳霓微一迟疑终于也出声劝道:「翠枫鹤仙人元神业已失控你赶快收了幻镜不然咱们全都得死!」

    屈翠枫双眼闪烁疯狂迷惘的光芒白皙的肌肤慢慢皱枯萎恶狠狠道:「闭嘴贱人!全是你害得我落到这般境地!」

    欧阳霓俏脸白万没料到素来对自己俯贴耳、言听计从的屈翠枫竟会向她口出污言翻脸绝情。

    但见四相幻镜中鹤仙人的元神幻影源源不绝地冒出而且频率不断加快须臾之间已过十道。

    幸亏这些分身完全不受屈翠枫掌控甚而全无自我意识否则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可就算这样这些层出不穷的元神幻影依旧充满未能炼化的暴戾之气刚一生成便四处出击肆无忌惮地攻击众人压根不分敌我善恶。

    这一下连刚回到星阵中竭尽全力阻止神魔之眼泛滥的蓬莱仙岛众多高手也被卷入进来方圆十余里的空间中乱成一团。

    很快就有修为稍逊的蓬莱仙岛高手伤在鹤仙人元神手下星阵随之几近崩溃。

    盛年、小蛋等人拼命猛攻试图冲破拦阻设法控制四相幻镜。无奈这些个元神分身尽管形似麻木却偏晓得将四相幻镜护得风雨不透除了屈翠枫能够接近外其他人休想越雷池半步。

    然而屈翠枫业已彻底走火入魔、失去理智在四相幻镜照落的青光护持之下飘立云涛双目爆射出妖异青光肌肤开裂冉冉冒起金色浓烟气喘如牛地狂笑道:「去死你们全都去死吧哈哈哈哈……」

    正这时远处的斗姆海中突然传来一声激越铿锵的啸音将屈翠枫疯狂的笑声完全淹没一道紫色光芒如流星经天破开汹涌狂暴的云涛向着战阵电掣而至。

    罗牛闻着啸声又惊又喜叫道:「是丁小哥来啦!」

    盛年心里亦是一宽只是纵然丁原神功冠绝寰宇有天6第一人之美誉面对源源不绝从四相幻镜中冒出的鹤仙人元神分身是否能够力挽狂澜却是谁也没底。

    似乎那些个鹤仙人的元神幻影也感应到了来自丁原的巨大威胁一时间竟有三道分身舍下各自对手径直向丁原扑去。

    跟随在丁原身后御剑而来的苏芷玉、姬雪雁俱都芳心一沉暗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个鹤仙人的元神化身?」

    丁原神情平静御动雪原仙剑长驱直入蓦地扬声喝道:「小蛋!」

    小蛋心领神会迅即撤后一步脱出战团左掌向外轻推送出一扇「卑云」星门。

    那星门如一璀璨飞云在小蛋掌力推送下向前掠去与丁原的来势配合得天衣无缝可谓人到门开不差毫厘。

    「呼——」丁原纵身跃入星门堪堪避过那三道鹤仙人元神分身。

    转瞬之间星门再开丁原身影重现已和屈翠枫相距不到三丈。

    又一道鹤仙人元神幻影从四相幻镜中投射而出左手亮起一柄拂尘迎向丁原将他突袭向屈翠枫的路线完全封杀。

    众人情不自禁地「哎哟」一声语音里充满惋惜一颗颗心更是提到了喉咙口。

    丁原面如古井波澜不惊进入无我无物的先天化境左手一掐剑诀口中一声低喝道:「平乱!」

    雪原仙剑激越龙吟迸放开千万朵绚丽光花好似点燃混沌云海的点点星火剑气跌宕呼啸充盈着金戈铁马一往无前的雄壮气概四周浊浪翻滚扭曲一触即溃在恢宏澎湃的剑华涤荡之中灰飞烟灭。

    顿时整座战场都彷佛沉寂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被吸引到那式旷绝亘古的平乱诀上甚而连呼吸都无意识地停止。

    每个人的心神都像是在随着丁原的御剑诀一起呼啸奔腾难以自禁地热血贲张。

    而于盛年、罗牛等与丁原休戚与共、情同手足的人心中更是多了一番惊讶、一番喜慰由衷感叹道:「丁师弟在南海潜心修悟天一十章的这番苦功终究没有白费。这般沛然莫御的御剑术他竟可信手拈来意起剑扬!」

    「轰!」一团绚光爆裂开来刺得人们身不由己地紧闭上双目连远在数十丈外的罗牛等人都清晰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浪迸流迎面推得身形往外飞飘。

    那道鹤仙人元神分身被炸得只剩半边凄厉嘶吼着飘荡向翻滚战栗的斗姆海中。

    可是又有一道分身从四相幻镜中生成竟也祭起「千峰竞秀参冰诀」

    朝丁原轰至竟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

    「呼——」一道华光腾起丁原的元神脱窍飞升从掌心亮起一束幽蓝色柔和剑华通透纯净得好似不沾半分人间烟火气息倏然盛绽开万丈霞光连身外浩瀚的斗姆云海亦被映得一片幽蓝!

    平乱剑意未绝却又再生新变。那幽蓝如冰般皎洁的剑光像是击穿天穹的万钧雷霆舞出缕缕曼妙浑圆的剑芒似天马行空似劈波斩海顷刻交织起一幅美轮美奂的壮观画卷黯灭了周围的所有。

    「铿!」一声清楚而脆亮的激响传出宛如将一曲激动人心的澎湃乐章推到了最**贯海冰剑势如破竹生生撕裂开灼烈的金色光涛穿透鹤仙人元神分身的胸膛迸溅起耀眼灿烂的串串光火。

    元神分身应声碎裂如四分五裂的琉璃瓦片「喀喇喇」散落漫空在贯海冰剑不可一世的神光、摧枯拉朽的攻势下化为乌有。

    众人看得心驰神摇几乎忘记了欢呼喝采深深陷入平乱诀所引的强烈震撼中半晌不可自拔。

    霸下呆望着散灭的鹤仙人元神幻影喃喃道:「这哪还是人啊?」

    「叮!」贯海冰剑刹那间由刚转柔轻盈飘逸地在四相幻镜上一点一振。

    四相幻镜光芒顿暗出连声颤鸣斜斜往小蛋站立的方向飞去。

    屈翠枫心神受感灵台被一股潮水般的强大力量猝然冲击与四相幻镜的联系登时现出一线破绽「哇」地吐了口深黑色淤血。

    小蛋更不迟疑双目微合凝静灵台催动心念抓住屈翠枫失神的瞬息良机默念心诀向四相幻镜出召唤。

    转眼之间一股充满狂躁暴戾的洪流直透灵台犹如在他胸膛上重重一捶小蛋的心神险些溃崩重蹈屈翠枫覆辙。好在他早有准备脑海里泛起「道隐无名」的星天图卷灵台空灵如海容纳百川身上压力骤然一减。

    他心无旁骛体内真气汩汩流转全身心地投入到四相幻镜的奇妙天地中渐渐地攻入灵台的寒流被炼化融合生出一缕缕弥足珍贵的暖意。

    四相幻镜狂放紊乱的青光开始缓缓收敛飘浮在小蛋的头顶嗡嗡响鸣。

    而那些个鹤仙人的元神分身却似预感到末日的即将到来歇斯底里地起最后的疯狂反击从四面八方朝着小蛋合围而来。

    盛年、罗牛、苏芷玉等人齐齐围绕在小蛋周围竭力抵挡着一**惊涛骇浪的猛攻连云临真人和诸多未受伤的蓬莱仙岛高手也加入进来。

    谁都明白如今战局的胜负与所有人的生死尽皆维系在这面小小的幻镜上。

    小蛋却像是一无所知毫不受身外战况的影响聚精会神炼化着四相幻镜。时间在煎熬与等待中慢慢流逝小蛋身上泛起的青色光晕愈来愈盛身躯亦难以抑制地摇颤起来头顶冉冉水汽蒸腾心力已濒临透支的边缘。

    尽管四相幻镜中不再冒出鹤仙人的元神幻影但这一场匪夷所思的角力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只要稍有不慎屈翠枫的下场便是他的前车之监。

    丁原收回元神闭目须臾缓过一口气来注视着小蛋神情也变得凝重忽然用丹田仅存的些许真气运劲吐字道:「寻根溯源和光融一!」

    「咚!」这八个字犹如醍醐灌顶惊雷般敲击在小蛋心头像为他霍然打开了一扇窗户。

    他立时改变策略不再强行炼化四相幻镜中充盈肆虐的暴戾之气而是舒展出一丝柔和善意心念探寻向幻镜灵性最深处。

    久久、久久……他的心念仿似从幻镜中找寻到了一缕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是数年来他日夜炼化四相幻镜所沉淀积累下的深刻印记。

    近乎同一时刻四相幻镜亘古存在的奇异灵性也终于感应到故主的召唤镜面突地一亮响起清越鸣声。

    譬如一头暴烈的野马在狂野驰骋了许久之后终究认出了原先的主人四相幻镜渐渐地平静下来镜面上幻动的紊乱光华一丝一丝地褪淡隐没开始接纳小蛋的意念掌控不再挣扎抗拒。

    「砰砰砰——」散布云海间的十数道鹤仙人元神分身次第幻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至此方才大出一口气不觉已是遍体生汗。

    小蛋睁开眼小心翼翼地将四相幻镜收入怀中似是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孩子。

    罗牛稍稍放下心头悬着的万钧巨石转目望去只见屈翠枫神色委顿宛如废人倒在姬雪雁的怀中昏死过去周身被幻镜戾气反噬已体无完肤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这条性命也因小蛋重新收回四相幻镜而得以保全。

    而那旁的卫惊蛰也在举目四顾寻找欧阳霓的踪迹可一圈搜索下来竟是人影渺渺。不消多问她已趁着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小蛋收服四相幻镜之际悄悄溜走隐入斗姆海中不知去向。

    他心里沉懊悔道:「该死忘情水毒的解药多半便在欧阳霓的身上。这一次让她逃了又需煞费周折!」

    霸下和小鲜兴奋地冲向小蛋高声欢呼道:「干爹!」

    一语方毕突听云临真人道:「星阵已毁大家赶紧撤回思微峰罢!」

    众人一惊这才注意到从神魔之眼中涌出的红澜已将围绕周边的星阵完全摧毁。

    盛年却是心细如从云临真人话语中听出言外之意于是问道:「那真人您呢?」

    云临真人淡淡一笑道:「我身为蓬莱掌门却未能守护住神魔之眼已然有亏职守自当留在此地与仙岛共存亡!」

    苏芷玉道:「既然如此我也留下来陪伴真人吧。」

    云临真人道:「星阵尽毁已非人力能挽回苏掌门又何苦留下?」

    苏芷玉微笑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纵然退回思微峰也难保万全一动不如一静我也懒得再跑这许多路了。」

    云临真人摇头道:「只要诸位远离神魔之眼以身负的俗修为纵深陷斗姆狂涛中欲要自保也非难事。」

    两人说话的时候丁寂忽地现小蛋正望着神魔之眼怔怔伫立出神不由得问道:「小蛋你没事吧?」

    小蛋一省说道:「我在想一位仙人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话。」

    丁寂奇道:「是哪位仙人他又跟你说了什么?」

    小蛋面露思索之色缓缓道:「那位仙人的名字我也不晓得但他却教给了我一样东西。」

    这下小鲜也来了兴趣急忙接着追问道:「是什么东西?」

    小蛋目光须臾不离神魔之眼回答道:「反空还虚咒!」

    霸下呆了呆疑惑道:「反空还虚咒那是什么玩意儿?」

    小蛋好像没有听见语气平静而坚定地说道:「我要进神魔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