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女总裁的上门狂婿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你打了我的人?
    阴阳师的作战方法就是有点耍赖,他们接住式神的力量,从来不和对手正面交战,有着式神的牵制,阴阳师可以在背后释放出各类符箓加持己方式神,减少敌人的各项属性,可以说是综合型战斗人员。

    张超的速度越来越慢,如果不是有着强横的力量,他早就被酒吞童子一刀两断,“码的!小鬼子果然就会玩阴的!吃我一刀!”

    张超顿时激发了锯齿大砍刀里面的兽魂,远古巨鳄张开血盆大口对准酒吞童子的头部咬去,可惜它面对的是平安时代就存在的霓虹大妖怪,酒吞童子有了阴阳术的加持,更是一手就将远古巨鳄撕碎,童子切安纲带着风刃一齐向张超奔袭而来!

    安倍晴信虽然说了不会冲着张超下死手,当然也要羞辱对方一番,“小子,现在跪地求饶,加入天照团我就放过你,否则你可能要尝尝我新修炼的落雷符了!”

    “去你码的!断刃团虽死不悔!林老大从地下斗兽场救了我们,我这条命就是他的!休想让我背叛他!”

    张超此时手里的锯齿大砍刀已经断成两半,而其中的兽魂也已经被酒吞童子吞噬,后者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不错!这味道我很喜欢!还有其他武器么,你尽可以使用出来!”

    “刀虽断,可我人未断!你想侮辱我?我定会斩你!”

    张超以手为刀,斩出一道道刀气,这一瞬间他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挣脱了阴阳术的束缚,这突然的爆发也让酒吞童子措手不及,脸上多了一道伤痕,这也彻底激怒了他。

    “我要看下你的人头当酒杯!给我死!”酒吞童子抡起童子切安纲冲着张超的脖子斩去,但却被一道凌厉的剑气阻隔!

    “你要打我的人?”

    破禁符的封禁也无法阻挡林田苟的破天一剑,他一到来,场上的局势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安倍晴信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都说林田苟已经死了,他才敢动手,现在对方却活得好好的,华安这王八蛋就没点准信!

    “林老大!您回来了!”张超此时浑身是血,刚才的刀气险些就将他身首异处,但他却毫不畏惧,林田苟是个护短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安倍晴信。

    “怎么回事?”林田苟的语气越平淡,代表他心中的火气越大,张超算是跟着他的一批死忠,如果连张超都不能庇护,那他这个军团长也不用干了!

    “他们说你死在了夜魔的手上!还说要吞并我们断刃团!”

    “是啊!张团长浴血奋战就是不想让他们侮辱林老大您!”

    “林老大,你一定要为我们出头啊!”

    断刃团一看主心骨来了,立刻有了精神,天照团不是很牛博亿么?现在我们的林老大来了!能活着回来就证明夜魔已经...

    众人带着期待的目光,林田苟直接将夜枭那标志性的巨爪扔在了地上,“安倍晴信,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跪下给所有断刃团成员道歉!赔偿张超10000功德币!否则,死!”

    安倍晴信气得浑身发抖,10000功德币赔偿给那个废物?真当自己是移动银行了?

    “林田苟,这只是切磋而已,难道切磋输了,还要赔偿不成?”

    还没等安倍晴信说完,林田苟的蛇牙剑已经化身黑色巨蟒冲着酒吞童子袭来,而它的头上竟然多了夜枭那标志性的三只眼!

    酒吞童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异种,立刻来了兴趣,“安倍晴信,给我加持!不就是打么?阴阳术大成的你,还会怕这些人?”

    安倍晴信知道事情可不是打一架这么简单!天火城守卫战还没开打,双方就已经内讧,这不是好兆头,如果他是城主,只要找到祸源,一定会严惩不贷!

    好在此时华安骑着金翅冰火豹落下了城外,“哎呦?这不是林田苟么?我可是看你被夜魔打得狼狈不已啊!现在怎么跑出来了?既然保住了性命,就别搞什么军团了!跟着你家华安少爷混,保证吃香喝辣!”

    “你说你马呢!”林田苟一道剑气打去,华安的脸颊处立刻多了一道细微的伤痕,“这里没你的事情,给我滚!”

    “林田苟!你别太过分!”华安自然知道这次的错误在己方,要不是他散播了林田苟战死的消息,也不会引起如此大的骚动!

    安倍晴信此时看向华安,意思再明显不过,事儿的起因是你,那就要你去擦屁股,别指望我!

    “天火城现在危机四伏,我等挑战者更应该齐心协力,去对抗魔物!林团长这番举动,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华安说得好听,但林田苟压根就不会买账,知道危机四伏,你特娘的还来搞我的军团?

    “那你散播谣言,又去我的军团挑衅我的人,是几个意思?”

    林田苟往前一步,华安竟然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就连金翅冰火豹看向那软体水母也心有余悸,对方似乎将它看做了一道美味的甜点!

    “这些都是误会!我刚才也是通知贵团的人一下,让他们早做准备而已!现在看到林团长安然无恙,我真的好开心!”

    “华安,你就别在这里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罗菲此时拿着忌龙走向了人群里,半妖之角已经不再隐藏,而酒吞童子也看向了那个女人。

    “就是你打伤了我们的人?”罗菲刚说完突然动手,忌龙锋利的刀刃瞬间夺去了酒吞童子的手臂!

    安倍晴信大惊,那女人的速度和力量要多强,才能让酒吞童子也没有反应的时间!

    “女人!你很好!半妖的你,有资格成为我酒吞童子的新娘!”作为霓虹大妖的酒吞童子竟然看上了一只半妖,如果传到了妖界,一定会被耻笑,但罗菲的强大毋庸置疑,尤其是忌龙经过了南宫烈的淬炼,已经成为了准灵器!

    “没兴趣,一只妖鬼,也配娶老娘?”罗菲看了眼林田苟,后者戏谑地看着她,仿佛再说你要嫁给他我也没意见,“现在赔钱!打了我的人,还不想给钱?”

    安倍晴信有点郁闷,我是打了你的人,但你还砍了我的式神呢,我上哪里说理去?

    华安此时嘴角抽搐,就是傻子都看出来罗菲的强大了,当初他为了收服触龙神,还想让后者附在罗菲的身上,谁知现在却便宜了林田苟,要是他知道触龙神成了对方的异兽,脸色会更精彩!

    “罗菲!刚才你也斩了酒吞童子一臂了,事情可以一笔勾销了么?”

    华安此时泪眼婆娑地看向罗菲,只要能将事情压下来,他就无所不用其极,毕竟要是让南宫烈知道,那他在天火城可不用玩了!

    “华安,亏你还是服部正成推荐的青年才俊,就这?”南宫凰走出来,她的魅力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个战壕的人,结果我们团长胜负未分,你就开始跑到城里挑拨是非!”

    “对啊!人家林田苟还在外面浴血奋战呢,你回来报丧,是不是太损了点!”

    “这华安没看出来还停阴损的!明显没有林天够实在!幸亏我当时没有为了1000功德币就加入!”

    “依我看,还是断刃团更实在,林田苟护短这一点,我欣赏他!”

    本来中立的挑战者们,也都在讨论着,华安的脸色越来越差,此时的他竟然不知道如何下台!

    “林团长,这件事情是我天照团考虑不周,希望看在同在天火城的份上,您可以原谅我们!”

    华安低下了高贵的透露,他的异兽金翅冰火豹有些失望地看向主人,这类高级血统的异兽本就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而现在它的主人却向一只黄皮子的主人低头!

    “吼!”

    金翅冰火豹发出不甘的低吼,“华安,你的异兽都比你有骨气!还是刚才那句话,安倍晴信跪下道歉,拿出10000功德币赔偿我的人!”

    “混账!让我跪下?我安倍晴信就是死都不会下跪!林田苟,你真的以为在天火城可以一手遮天?这次防卫战的助力是我们霓虹的挑战者服部正成大人!”

    安倍晴信拿出了服部正成,以为林田苟会退一步,但他却没看清对方的身形,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华安刚想动手,但是他却看到罗菲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果然因爱生恨的女人不好惹!

    “啪!”

    “啪!”

    “啪!”

    接连三个巴掌打在安倍晴信脸上,所有天照团的人都被激怒,但团长华安却跟鸵鸟一样,将头埋进了沙坑里,当真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挨了巴掌的安倍晴信顿时大怒,但林田苟的蛇牙剑已经靠近他,而酒团童子则被另外三支异兽盯着,脸黄皮子小四都已经拿出了断魂弓,随时准备开战!

    “跪,还是不跪?”

    林田苟此时真的动了杀心,安倍晴信想起当时在神室町,对方还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却比他更强,为了活命跪就跪了,可是这里还有如此多的人,下跪以后他还怎么混!

    “谁敢招惹我天照团?”

    服部正成此时缓慢地从天火城走出,“挑战者之间的战斗,老夫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过了,有谁想被蜥蜴丸斩杀,可以上前一步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