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是啊!继续进攻下去,恐怕等我们拿下圣彼得堡之后。就没有力量再去进攻莫斯科了!”施利芬看着地图,无奈的叹了口气。

    圣彼得堡的地形实在是太过复杂,以目前的兵力想要攻克,实在是件难事。

    “后续,我们普鲁士会继续加派两万人的军队。你们法国皇帝,也答应再增派五万人。

    还有丹麦人,也答应出兵三万。西班牙也愿意出兵两万,连葡萄牙也愿意出兵五千。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联合出兵一万人。

    算起来,我们手中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三十万人。”

    “三十万人,不足以拿下圣彼得堡。”格鲁希前一次,参与了拿破仑进攻俄国的行动,他了解俄国人的作战精神。

    “是啊!三十万人拿不下圣彼得堡,根据情报显示圣彼得堡只有三万人的军队。

    可我们的皇帝陛下似乎都忘记了,圣彼得堡是一座人口规模接近百万的大城市。

    这样的城市里面,青壮年的劳动力不可能只有三万人。

    如果算上女人的话,只要有足够的武器,他们可以武装起不下于二十万人的军队。”

    “女人?”施利芬震惊的看着格鲁希,说实话他没有想到俄罗斯会动员女人参战。

    “是啊!女人!

    女人枪膛里面射出来的子弹,跟男人枪膛里面射出来的没有任何区别。

    施利芬将军,时代变了。现在不是拿着刀剑互相攻击的世界了,大家手里都有枪。子弹这个东西,可以很大程度上弥补个人体力上的不足。

    上一次战争中,俄国人就动用了女人组织成军队,与我们作战。

    不得不说,俄国娘们儿的战斗力,其实并不逊色。”格鲁希坐到了椅子上,点了根烟似乎在回忆上一次来俄国的经历。

    “如果这样的话,城内的俄国人能组织起三十万人。该死的,他们怎么可以武装女人。”

    施利芬是个标准的普鲁士军人,在他脑子里面一向秉承的是:战争,让女人走开的格言!

    对于一个日耳曼武士来说,和女人一起作战,简直是一种侮辱。

    可既然格鲁希说了,那这件事情肯定就发生过。难怪,当年俄国人能够击败如日中天的法兰西。

    “所以说,三十万人其实并没有拿下圣彼得堡的把握。大明人制定这个计划,无非就是哗众取宠而已。”

    “很可惜!我们的皇帝陛下都信了,而且为了这次行动付出了很大的资源。”

    两个将军再没有说话的兴趣,全都坐在椅子上抽烟。

    远处的圣彼得堡港口,仍旧有一船接着一船的士兵和物资下船。仗打成这个样子,谁都闹心。

    外面喧闹不堪,帐篷里面的时间却好像静止了一样。只有香烟冒出的烟雾,仍旧在空中不断不断变幻着形状。

    这就是法国和普鲁士,对于战争的盲目性。

    如果是明军作战,战前收集信息的时间,肯定超过半年。大明不会对不了解的地域,展开军事行动。

    而拿破仑和腓特烈,只不过听了孙之洁的吹嘘,在看了地图之后就草率的对圣彼得堡用兵。

    现在造成了进退维谷的局面,前线的将军们也没有办法。

    “我有办法了!”施利芬忽然间站了起来,重新走到地图边上。

    格鲁希也站了起来,跟着施利芬来到地图边上。

    “你看看这里,圣彼得堡西边是大海,东边是拉多加湖。北边是山地,那里有芬兰人驻守。

    我们只要在南边构筑堑壕,就可以将整个圣彼得堡封锁住。”施利芬拿着铅笔,在圣彼得堡四周画了几条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封锁住有什么用,城内的粮食不少,至少半年之内没有问题。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等上半年,到了冬天你猜不到俄罗斯有多冷。

    俄罗斯的冬天,是任何驻扎在野外军人的噩梦。”格鲁希想起上一次对面俄国的冬天,就觉得浑身发冷。

    “所以说,我们不能等到冬天。

    我们有三十万人,攻城显得不足,但打堑壕战还是富裕的。

    城内正规军只有三万多人,我们可以沿着南边这条战线,布置好一条战线,用来阻止俄国人。

    然后,我们用十万人守住这条战线,用剩下的二十万人直扑莫斯科。

    间谍传回来的情报,如今俄罗斯兵力空虚。俄罗斯只有一万多人驻守,还大多是新兵。而且,我们的间谍已经拿到了莫斯科的地图和城防图。

    比起圣彼得堡来说,攻打莫斯科要容易多了。”施利芬兴致勃勃的说着他的计划。

    格鲁希也是眼睛发亮,他也觉得,与其啃圣彼得堡这块硬骨头。还不如绕过圣彼得堡,直扑莫斯科。

    圣彼得堡城内那些匆忙组织起来的人,守城还算是凑合。可用来发动进攻,撕裂由专业军人组成的防线,那就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沿着圣彼得堡南线构筑一条堑壕,就可以有效阻止圣彼得堡里面的人出逃。联军可以腾出手来,干自己的事情。

    莫斯科如果被拿下了,那对俄罗斯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各条战线上的俄军,都会受到极大震动。

    说不定到时候,圣彼得堡不用攻打,他们自己就会投降。

    想到这个主意,两个人都极度的兴奋。

    格鲁希拿出一瓶非常棒的法国白兰地,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完善整个计划。

    忙活了一个下午,终于把新的作战计划弄好了。派人快马赶到港口,交给李休。

    世界上,除了大明之外别的国家没有发报机。

    想要将作战计划尽快让皇帝陛下看到,只能请大明人帮忙。

    李休看不懂这份由日耳曼语和法语书写的作战计划,不过他身边还有舌人。

    舌人将作战计划,一一翻译给李休听。

    听了施利芬的作战计划,李休也不的不承认,这是眼前最好的办法。

    作战计划随着电波被传回到了巴黎和马德格堡,仅仅一个小时之后,就摆在了腓特烈和拿破仑的办工作上。

    报告详细阐述了攻打圣彼得堡遇到的困难,并且分析了如今的莫斯科是多么的虚弱。

    腓特烈和拿破仑在权衡之后,立刻就同意了前线将军们的方案。

    电报在傍晚时候,传回到了前线军中。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速度,而此时彼得公爵派往莫斯科的骑兵还在路上疯狂奔驰。

    得到了各自国王的授权,施利芬和格鲁希立刻就组织部队挖掘战壕。

    于是李休就看到了让他惊奇的一幕,所有军队除了警戒部队之外,全都放下武器拿起了出头和铁锹。

    一个个跟土拨鼠一样,在地上不停的挖土。

    “这帮人有病吧!”陈老虎放下望远镜,大大啃了一口大饼卷酱牛肉,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依照大明的习惯,这个时候会派兵四处抓民夫,然后让民夫们在枪口下完成工作。

    军队的任务是打仗,这样无谓的消耗士兵体力是不对的。

    而那些被抓来的农民,他显然更加适应挖土的工作。如果再给一点儿物质奖励,这些家伙干活会很卖力气。

    这在奥斯曼帝国,印度和东南亚,已经是屡试不爽的办法。

    “是有病!不过这个普鲁士将军和法兰西将军,还都算是有脑子。没有一头撞在圣彼得堡这块石头上!”

    “有脑子?我看就是俩憨货,没见上午让俄国人干掉那么多人。”作为大明的将领,陈老虎现在瞧不起任何国家的将军。

    尽管,施利芬和格鲁希的军衔都比他的高。

    “呵呵!炮灰就是用来牺牲的,这就是指挥权在别国人手里的下场。就是你,恐怕也不会在乎外籍军团那些士兵的死活。

    或许你还觉得,他们死了更好,不用发放抚恤金。”李休呡了一口红酒。

    拿破仑送的红酒,喝起来口感非常棒。

    “波罗的海,不可能再有能够与我们敌对的力量了,是不是把驱逐舰都撤回来。”

    “不!据我所知,俄罗斯有三艘驱逐舰级别的铁甲舰,他们的母港就是圣彼得堡。可在港口里面,我没有见到他们。

    这说明他们藏起来了,找,继续找。找到那些家伙,把他们打沉到海底下去,我们这才算是真正清空了波罗的海。”

    本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原则,李休命令手下的驱逐舰舰队继续搜寻俄罗斯铁甲舰可能出没的海域。

    大明是如今世界第一强国,不单单是因为武力强横,良好的商业信誉也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

    只有敬业的人,才会受到客户的真心信任。

    夜晚来临,海面上依然很黑。用伸手不见五指在形容,一点儿都不过份。

    相对于海面上的黑暗,灯火通明的圣彼得堡港,就好像是指路的一战明灯。距离很远,就能看到一片忙碌的场景。

    “元帅,咱们只有三艘铁甲舰,可明军却有三十多艘军舰。咱们好不容易躲过了白天的侦查,晚上不趁机溜走,还回到圣彼得堡,这不是送死吗?”

    瓦图京对库兹聂佐夫元帅的命令,感觉非常不解。这就是将整个波罗的海舰队,塞进老虎的嘴里。

    这三艘铁甲舰,可以说是俄罗斯海军,硕果仅存的种子了。

    自从塞瓦斯托波尔一战之后,俄罗斯海军就被打断了脊梁。现在仅存的三艘铁甲舰也回到圣彼得堡,那俄罗斯海军将会彻底毁灭。

    “瓦图京,我知道这样做是让大家送死。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如今,大明的舰队正在满波罗的海寻找我们的下落。

    而放眼整个波罗的海港口,甚至是全世界的港口,都不会允许他们停靠,除非我们投降。

    你是想窝窝囊囊的投降,又或者是被大明海军,无情击沉在海里。还是拼死一搏,给联军造成最大损失?”

    “这……!”库兹聂佐夫的话,让瓦图京无言以对。

    大明实在太过强大,只要不想沦为海盗,又或者是投降的话。三艘俄罗斯铁甲舰,只能被击沉。

    今天白天,依仗海况熟悉的缘故躲过了明军侦查。可到了明天,那就说不定是怎么回事了。

    唯一能够给联军造成最大伤害的,就是趁着黑夜靠近圣彼得堡港。在没有被明军击沉之前,尽可能的给联军最大杀伤。

    这也是海军,在这次战争中唯一能做的事情。

    可以说,战争开始打响的那一刹那,俄罗斯海军的悲哀就已经注定了的。

    借着夜暗的掩护,三艘铁甲舰以极其缓慢的航速向圣彼得堡港靠近。

    这里是舰队的母港,他们对这里太过熟悉。即便是在黑暗当中,他们还是悄悄的布下了水雷。

    当舰上的水雷全部布设完毕之后,三艘铁甲舰按照事前的约定,静静的等到了凌晨四点半。

    这个时候,是人最为困倦的时候。

    趁着明军军舰上的士兵都在睡觉,说不定还能多开两炮。

    炮兵们完全不顾操典的要求,将炮弹尽可能多的放置在炮塔里面。

    舰长手里掐着秒表,看到当时针指向四点三十分的时候,立刻下达了开炮命令。

    在天边刚刚出现的一丝朦胧天光中,忽然间海面上闪现出几朵火花。

    火花闪现很久之后,才传来沉闷的炮声。

    炮手们顾不得查看落点,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发射出尽可能多的炮弹。

    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会这样炮击自己的母港。

    要说库兹聂佐夫的运气相当不错,第轮齐射就有一发炮弹鬼使神差的落进了刚刚卸船的弹药堆积场。

    “轰!”整个港口好像都被炸到了天上,就连海面也抖了三抖。剧烈的涌浪,让海面上的船只颠簸不已。

    李休披着衣服冲进作战室的时候,作战室已经从最初的忙乱中清醒过来。

    瞭望台上的士兵,已经举着望远镜搜寻敌舰的位置。很快,敌舰的坐标就传了过来。

    没用李休下达命令,枪炮官已经将坐标报给了炮塔。

    整个昆仑山舰,好像一部巨大无比的机械一样,一下子就苏醒了。

    “轰!”四百八十毫米的炮弹,仅仅在三分钟之后就射出了炮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