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巨变
    哮天犬将狗头搭在门槛上。

    大殿内还在讨论,白龙言说地狱裂缝会带来灾劫,某个躲在地狱的鼠辈可能谋划了很久,也许数千年也许数万年,总之,大势已成,谁来也拦不住了。

    可哮天犬总觉得这条龙有些话没说,藏了些事。

    心里藏事可以理解。

    在仙界混谁心里还没有点小秘密。

    狗鼻子呼扇喘气,它觉得白龙的秘密不是不想说,很可能是觉得即便说了也不会被相信。

    作为兽类,哮天犬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听得脑袋犯困,站起身张开大嘴打呵欠用力伸了个懒腰,扭身换姿势继续趴门口。

    天是昏暗泛红色,没有阳光没有云雾风雨,待久了就会无聊。

    哮天犬琢磨要不要去战场猎杀几个邪魔,对面魔族阵营全仗着数量多,领头的是个被打断一支羊角的恶魔,胆小如鼠从不露面。

    逮住机会将其斩杀,或许魔族能消停些时日。

    至于灾难量劫,自有别人操心。

    狗最好别多管闲事。

    眯着的狗眼忽然看见坐椅子上的白龙尖耳朵转动,两支尖耳朵竖起。

    莫非听到了某种声音?

    感慨传说级神兽到底是神兽,在白龙面前,自己那非凡的听力黯然失色,也不知她听到了什么,看样子蛮震惊的。

    殿内,白雨珺忽然起身凌空漂浮,双眸看向殿外,尖耳朵转动。

    二郎神面色严肃。

    “白龙,发生了何事?”

    某白反应有些大,看样很严峻。

    悠悠漂浮的白雨珺面色难看,丹凤美眸合上再睁开。

    看到的是另一种画面的洪荒仙界,就见代表生机的气运快速衰落,黑暗越来越浓,各方向不断火山喷发似的鼓荡地狱邪气,代表各宗门仙山的气运陆陆续续熄灭……

    眨眼,双眸恢复正常。

    “我说的那件事开始了。”

    “……”

    刚刚说完就发生了么?为何自己没有感知到?

    地狱裂缝都见过,时间久了,从开始的严肃逐渐变得习惯,仿佛也没有太多变化,忽然听说会爆发会引起量劫,其实心底里仍保持怀疑,无法全信。

    二郎神面色不变盯着殿外黑红色苍穹,虽然白龙说那件事开始了,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感应,实力强大难道不是更应该最先知道么?

    是否白龙故弄玄虚?

    但白龙面色难看不像作假。

    就在二郎神纠结作摸不定时,一股浩荡波动自远方席卷而来……

    哐当~!

    二郎神起身太快撞得座椅轰响。

    猴子扭头,双眼血红,竟然在椅背上站起,露出尖牙。

    气氛瞬间紧张,而门口的哮天犬过了一会儿才猛地弹起,脑袋压低,后背紧绷蓄力,龇牙咧嘴做咆哮状。

    殿内仅有张小圆依旧茫然。

    此时此刻,不知有多少人茫然震惊,不知有多少人欣喜若狂,等待已久的劫难来了,或许就是某些修行者口中的机遇吧,平凡万物生灵死活没谁在意,只想从中寻找所谓契机。

    白雨珺不在乎神仙妖魔鬼怪的修为如何。

    只在乎自然万物生灵是否繁荣。

    虽然这一切早已注视过,真正发生在眼前时内心很复杂。

    有的事有的命运能够被更改,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目睹,其实,白雨珺觉得是否能掌控更多,取决于自己的力量有多强。

    身后静止片刻的龙尾巴随意晃动两下。

    “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再难见到神仙深山避世清修。”

    接着又补了一句。

    “妖兽栖息地也无法置身事外。”

    初时谋划布局小心翼翼,不想招惹集大脑简单凶残嗜血暴躁易怒于一身的妖兽,如今大势已成谁管它洪水滔天淹了谁的窝。

    猴子和张小圆无所谓态度,反正别的妖兽死活完全不需要在乎。

    殿门外吹进来一阵饱含冷意的劲风。

    吹乱白雨珺鬓角发丝,背后披帛飘带随风轻动。

    这一刻。

    白雨珺有种忽然放松的感觉。

    布局洪荒大陆亿万里无数地狱裂缝,未彻底引动爆发前,那种难以言明的压力一直压在白雨珺心头,别人无惧因为他们无法目睹未来,聚而不发带来的压力最大,真正开始之后忽然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飘回高大椅子重新坐好,事到如今,一切与目睹见的未来并无差别。

    暗中谋划终于成功,这位不共戴天的仇敌一定很兴奋。

    二郎神也坐下,目光看了眼白雨珺,暗叹神兽感知果然敏锐。

    深呼吸,遥望神魔战场,嗓音沉闷。

    “魔族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待反应过来,定会全力入侵,虽说我天军必胜,可是,难免有弟兄离我们而去。”

    额间第三只竖眼睁开。

    “军伍将士战死沙场,乃吾辈荣幸。”

    转头看向白雨珺和猴子。

    “白龙,妖猴,能战否?”

    白雨珺起身抱拳,雪白硕大龙角高扬。

    “龙族白雨珺爪牙锋锐可杀敌,区区邪魔不堪一击。”

    “吱吱,俺无所畏惧。”

    猴子很兴奋,高兴地在椅背上欢乐翻筋斗。

    能够尽情打架实在是爽快,感叹这三眼神将给猴的感觉还算不错,是个钢铁硬汉神。

    二郎神不知在猴子眼里有了好印象,有序传令招呼各部将前来议事。

    在经历了巨大变化引起的短暂混乱后,神魔战场逐渐变得安静,双方默契的开始后撤。

    白雨珺没去参与二郎神调兵遣将,虽说同为神将,但早已多年没联系有些事不合适,先把张小圆送去小世界安置在神宫做仙官,至少成功在二郎显圣真君面前混个脸熟,本打算让她在神魔战场磨炼,奈何一切来得太快。

    坐门口的哮天犬看着一龙一猴出了神殿,晃晃狗头尽责守门。

    白雨珺走出殿门。

    懒得听外界任何声音,仿佛整个世界安静的只有自己。

    伸出纤细玉指,就见细微灰烬落入手掌。

    可以预见,在将来,这种景象或许会出现在洪荒以及诸天万界很多地方,可能持续几千年甚至数万年。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还有另一种创造神话的可能……

    和猴子登上要塞最高烽火台。

    坐墙垛上,腿搭在外面。

    微凉伴有焦味的风胡乱吹,吹得猴子身上灰毛如即将收割的麦田,层层波浪连绵不尽。

    白雨珺迎风遥望战场,硕大分叉龙角在昏暗中散发荧光。

    看着暗红色土地上处处燃烧如山丘庞大的明亮火堆,黑烟裹挟灰烬飞向天空。

    从背后看去是一副唯美深邃的画面。

    雪白龙角龙尾巴散发荧光的白裙女孩背影,坐灰色墙垛上,身旁是蹲着的灰毛猴,远方火丘烟柱,背景天空昏暗透着些许猩红,像一幅画。

    猴子挠挠头。

    “吱,没想到会这样。”

    闻言,白雨珺笑笑。

    “这只是开始,并非算计者最终目的。”

    “吱吱?只是个开头?”

    猴子有些难以想象,鼓捣那么多地狱裂缝释放地狱恶鬼,制造无尽鬼域,居然只是开头而不是最终目的,究竟有多少谋划?

    白雨珺微微后倾,双手在身后撑住,有气无力苦笑。

    “制造鬼域是手段而非最终目的,没谁喜欢地狱,何况三界已定如何更改,地狱之火终将退回深渊。”

    “吱,搞不懂搞不懂,要不,把镇北弄来帮忙?”

    某猴想起了远方贫困打工人。

    却听到某白叹气。

    “他来不了,何况……恐怕他现在也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