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二十七章 我们有家了!
    “你还要我怎样?要我怎样?”

    眼见黄尚一头……九头插了进去,那本就老歪脖子的扶桑树顿时哆嗦起来,气数被狂吸,乌巢禅师给恶心得哦,都快唱出来了。

    “解了因果线!”

    闷闷的声音从树洞里传来,黄尚的目标很明确。

    “孩子,因果线解除了,你是自由的!”

    乌巢禅师身为佛门禅师,毫不迟疑地打了诳语。

    他不认为《般若心经》那条隐秘的暗线会被发现,当然不会承认。

    这也是他爽快解除太阳真火的原因,只要这条线存在,这猴子依旧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未来还是要受他摆布。

    谁知道他这样一说,黄尚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插在扶桑树里面不动了。

    咔擦!

    扶桑树受不了了,老歪脖子的角度继续倾斜,那角度都没法上吊了。

    树枝尽头的鸟巢开始歪斜,似乎要砸落在地上。

    “不!!!”

    乌巢禅师面色剧变,眉宇间露出无尽的狰狞,上古之时那个肆虐天地的大妖回归,狂吼道:“泼猴,你要是毁了我的树,我定要你的命!”

    噗哧!

    黄尚将一个头拔了出来:“老羽长,我是来谈判的!”

    不能逼急了,否则这金乌真的可能拼命的。

    他真要痛下杀手,天地也不可能直接灭了他,顶多是大削气数,万年谋划落空。

    但瞧现在这样子,如果扶桑树没了,乌巢禅师所收到的伤害也不会少,两害相权取其轻,再加上要出一口恶气,当然会痛下杀手。

    见黄尚拔出一个头,说明事情可以商量,乌巢禅师赶忙道:“你要什么,说啊!”

    黄尚也不废话,一本《般若心经》,往面前一丢。

    乌巢禅师沉默了下,不再抵赖,伸手一拂,将第二根因果丝线斩断。

    黄尚感觉身体再度一松,与眼前这位再无瓜葛。

    噗哧!

    他也是信守诺言的,将第二个头从扶桑树里面拔了出来,然后将《八部天龙经》和《地藏菩萨本愿经》,摆了出来。

    乌巢禅师一怔:“这些不是我的因果线!”

    佛门擅长因果之道,因果丝线布置得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巧妙至极。

    从《波若心经》上面就能看出,这本佛教传承直接牵扯出了好几个目标,从金蝉子,到老鼠精地涌,再到六耳猕猴,正是乌巢禅师这位大能的手笔。

    而《八部天龙经》和《地藏菩萨本愿经》,是黄尚在乌鸡国宝林寺门口的两座金刚相所悟,是无差别千里一线牵,有缘你就来。

    还真不是乌巢禅师做的,属于佛教的一贯特色。

    我佛慈悲!

    但黄尚不管啊,一事不烦二主,既然这里都断了两根线了,那就继续解决呗!

    乌巢禅师眼见着家伙该不要脸的时候不要脸,该愣头青的时候愣头青,也不跟他解释,直接挥手,在空中燃起两条火线。

    噗哧!噗哧!

    将两根因果之线烧开。

    黄尚的另外两个头也拔了出来。

    还剩下五个头。

    第一次,黄尚觉得九个头的设计还不错。

    碰瓷的时候可以一个一个往外拔,哪像人族老大爷老太太,要么起来要么不起,只能做一次性买卖。

    鬼车,赞!

    鬼车的棺材板又开始动了。

    别说鬼车,乌巢禅师都有些后悔。

    早知道这货如此难缠,就不该黏上这泼猴,现在甩也甩不掉。

    不过好在扶桑树支持了下来,给了乌巢禅师希望。

    活了上万年的存在,都是不会意气用事的,这回虽然栽了一个小跟头,但仔细想起来,损失的也只是一枚棋子,乌巢禅师不希望事态落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面色特意舒缓下来:“你还要什么?”

    黄尚道:“我今年多大?”

    乌巢禅师咧咧嘴:“一岁。”

    黄尚道:“一个一岁的孩子,最缺乏什么?”

    “我看你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一颗羞耻心!”

    乌巢禅师都被逼得吐槽了,深深吸了口气:“你想要妖族的天赋传承?”

    乌巢禅师并不知道黄尚领悟的是法不传六耳,从某种意义来说,一切功法都等着窃听。

    站在乌巢禅师的角度,当然认为一个一岁的宝宝,最渴望强大的功法。

    黄尚也顺着他的话点点头:“将天火变和金乌变的心得体会传来?”

    乌巢禅师奇道:“我传给你,依旧有因果联系!”

    黄尚道:“你丢在地上,我偶然间捡到,就不算了。”

    乌巢禅师气极而笑:“好一个偶然间!”

    妖族要是早出了你这么个泼猴,或许还真的不至于沦落到这个份上。

    看来混世四猴,不是白给。

    不过这种小事,不值得他拒绝,将自己对于两门神通变化的心得,化作一部名字很傲天的《金乌焚天诀》,烙印在一根金色的羽毛内,飘飘摇摇丢在了一边。

    黄尚伸手一招,查阅了下,噗哧一声再拔出了一颗鸟头。

    即便有了法不传六耳,能让对方总结出变化心得,也省了无数功夫。

    不过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观察乌巢禅师,是不是主神殿埋在大世界的炸弹。

    之前气数共享时,他也想要借着机会摸底,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再加上以断去因果之线为主,没能摸得出来,就觉得那鸟毛软绵绵的,手感意外地不错……

    现在终于有了判断。

    还是那句话,内部的争斗可行,唯独大是大非不可动摇。

    乌巢禅师作为大能,想要布局落子,那很正常,但如果他涉及到了主神殿的渗透,就是另一个性质了。

    好在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乌巢禅师是炸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以初步排除。

    接下来的条件,要好好思量了。

    其中一个是初衷,不会改变。

    “我要火焰岭!”

    “你要什么?”

    乌巢禅师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黄尚知道他岁数大了,贴心地解释道:“我自出生后,就颠沛流离,没有一个合适的洞府,不久前积雷山万岁狐王想招我做上门女婿,我却拒绝了……”

    乌巢禅师一奇:“为何拒绝?”

    万岁狐王也是他曾经下的一步棋,可惜受限于先天,终究还是不能成为合适的棋子。

    是的,那位在外妖眼中威风八面,基业极大的狐王,在真正的大能眼中,连棋子的资格都没有。

    何等可悲……

    而六耳猕猴去积雷山,这件事乌巢禅师也略略关注了一下,如果六耳猕猴落户,那积雷山气数必然大涨,数千年的积累爆发出来,倒是成为了棋子的推动和辅助,很是不错。

    黄尚道:“我看上了你的火焰岭,觉得这里更好,放心,这处洞天福地我不要,只要外面那七万里山脉,里面归你,外面归我,你再帮我挡住佛门的窥视,这里毕竟是西牛贺洲,别的地方真不方便……”

    乌巢禅师看着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一岁宝宝,真的震惊了。

    碰瓷了我,不想着跑路,还想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悠?

    黄尚十分坦然地看着他,等待同意。

    一定会同意的,因为这个要求听起来荒谬,其实比起前面几个都要轻。

    他既然敢做前面几个,为什么不敢要求将现在的火焰岭,未来的浮屠山,当作自己的道场?

    至于乌巢禅师会不会弄死他……

    能弄死现在就弄了吧,还怕一个刚刚赔了钱的年轻小伙,反过来再推自己一把?

    果不其然,乌巢禅师缓过神来,颔首道:“好,外面七万里火焰岭,是你的了!”

    噗哧!

    黄尚拔出了又一个头,还留下三个头在扶桑树里面。

    乌巢禅师不想墨迹了,直接道:“一次性说吧!”

    黄尚干脆了当:“你帮我三次,力所能及,不伤气数的出手!”

    换成之前,乌巢禅师肯定气笑了,但此时直接点头:“好!”

    一场一岁宝宝对几万岁老头的碰瓷,以斩断气数,获得功法,获得家园以及三次出手机会为条件,落下了帷幕。

    而当黄尚将最后三个头拔出后,摇身一变,变回了真身六耳猕猴后,乌巢禅师眉宇间的狰狞又回归,准备出手。

    不杀了你,也把你揍一顿,出一口恶气。

    可黄尚早有所料,先发制敌:“老羽长,后辈失礼了,之前多有得罪,实是被逼无奈,我族所求的就是自由,绝对不愿束缚在因果的牢笼里!”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变得恭敬起来的后辈,乌巢禅师微怔,倒是生出了欣赏来。

    碰着碰着,碰出感情来了。

    他由衷夸赞道:“你这猴子,真是个妖种,也罢,去将你那些手下接了,好好在此培养,看能不能为我族争出一个未来!”

    “多谢老羽长,我先把鬼车的弟弟妹妹安排好。”

    黄尚点点头,以鬼车的声线和气息,向着百眼魔君传音:“走!”

    “大哥!!!”

    众妖悲呼回应。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明明那么坚定不移地支持着大哥,连那个冒充金乌大圣的敌人诱惑,都完全没有动摇,没想到,大哥还是要离去了。

    果然火焰岭的凶险不是假的,在西牛贺洲寻找一片妖族的乐土,更是无稽之谈。

    知道事不可为,以百眼魔君和三头犀牛大王为首,齐齐开始奔逃,完成鬼车大哥的遗愿。

    黄尚颇为感动。

    虽然这第二批小弟小妹们,没有一个肯在原地等他一息,但他们在夕阳下奔跑的身影,眼角边是含着泪的,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反正到了无法力敌的生死存亡关头,欠债者联盟还会聚集的!

    这是他的一张底牌。

    也有限制。

    对乌巢禅师管用,是因为这位禅师情况特殊,明明在烈火烹油的佛门之下,气数却是少得可怜,才会收到威胁。

    换成那四大菩萨之类的,一旦舍得耗去气运,完全可以将联盟灭杀一空。

    所以不能依赖这种招式。

    实力才是真正的根基。

    于是乎,黄尚侧耳倾听积雷山的情况,准备将自己真正的班底接过来。

    “我们有家了!一个不用受佛门掣肘,可以好好发展,为了未来打拼的家!”

    ……

    与此同时。

    美猴王也来到了西牛贺洲。

    自从决定去学一个长生不老术,美猴王雷厉风行,说走咱就走,编了筏子,竹竿作篙,堆积果子,往南赡部洲而去。

    两州远隔亿万里,自不是一日之功,美猴王在海上飘着,饿了就吃囤积的果子,漂泊半月,终于靠了岸。

    结果发现,自己还在东胜神州。

    海边有人捕鱼打雁,美猴王还是第一次看到人族,走近前,弄个把戏,吓得那些人丢筐弃网,四散奔跑。

    美猴王演得天真无邪,大感有趣,拿了衣裳,也学人穿在身上,摇摇摆摆。

    接下来,他在市井中学人礼,学人话,专走名山大川,朝餐夜宿,一心访问佛仙神圣之道。

    被骗光了偷来的银两,又被老人家讹走了衣服,经历七七四十九难,美猴王终于渡海,来到了西牛贺洲,然后在命运的指引,来到了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站在石阶前,美猴王充满期待的目光深处,闪过一抹坚定。

    在这一路上,他都想着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可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来到了这里。

    六耳猕猴的因果丝线,可以通过搏命和巧计断去,那么通灵石猴呢?

    难!

    难到极致!

    他知道,菩提祖师肯定与佛门有关。

    这不是臆测,无论是灵台方寸山这样的地点,还是西方妙相祖菩提,这个佛门的名字,都是再明白不过。

    而菩提祖师的传授,还不是乌巢禅师那样偏向于阴谋的小道,是真的传授了完整的神通变化,长生不老之术。

    不比六耳猕猴需要一步步往上爬,美猴王的.asxs.太高了,高到沉甸甸的师恩没法偿还,高到必然要走上那命运的轨迹?

    而这一切,恰恰是考验。

    对于通灵石猴的考验,对于混世四猴的考验,对于妖族的考验,对于天地的考验!

    历史的车轮,呼啸而来……

    是碾过野性与自由?

    还是反被撞得粉碎,闯出一个真正的大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