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三十一章 诸天刑酒肉,主神殿赵子龙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勇气令我敬佩,但很可惜,神魔不会陨落!”

    看着眼前这位在高星级里面,都算是新人的月关,夜王缓缓地道。

    “神魔可以将神格魔核寄托在主神殿内,一旦死亡后就能在主神殿复活,这点我很清楚……”

    黄尚一眨不眨地看着夜王:“但肯定有陨落的神魔,不对吗?我只是简单的推测,如果神魔只诞生,不陨落,那么主神殿漫长时间积累的数量,肯定会到达一个相当恐怖的规模,可事实上,我听赏金工会的高层说过,东区七星级神魔的数目,至今没有破千……”

    夜王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不错,神魔也会陨落,我们的所谓不死不灭,其实只是一种神通,相当于最强的保命道具,大多数情况能够保命,可一旦遇到真正的凶险,还是会死。”

    黄尚等待后文。

    夜王说到这个份上,也不藏着掖着:“以你的身份,对于晋升七星的两条路应该不陌生,要么献祭一件神器,由主神殿直接赐予神魔之力,那属于献祭晋升,要么就是闯神魔路,在生死的冲击中,获得源力灌注,拥有压制诸天规则的伟力,是正统神魔。”

    “献祭晋升的,都止步七星级,不可能再有提升,永寿就是那种废物,只有得到源力灌注的强大神魔,才有继续走下去的可能,但也有陨落的风险……”

    “最直接的,更高星级的,就能弄死我们。”

    夜王道:“九星级不提,主神殿内的八星更少,四个区加起来,不足百位,祂们不会下手,可诸天那边也有,一旦遇到巡狩,生机不足一成。”

    黄尚眉头一扬:“巡狩?”

    夜王道:“诸天那里不分星级,但对应到主神殿这边,主宰是九星级,巡狩是八星级,镇守是七星级。诸天主宰有九尊,那是整个诸天世界都能影响,决定整体的大能,巡狩顾名思义,就是巡行视察万界的强者,镇守则是居于本世界的神魔逆境……”

    “原来如此!”

    黄尚点头。

    在夜王讲述之时,万能卡也传来相应的信息,认证无误。

    只是他感到夜王似乎还有些未尽之言。

    果不其然,夜王挥手布置了一层结界,这在自己的神魔国度内,已是最高的警戒级别:“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神魔降格!”

    黄尚赶紧道:“愿闻其详!”

    夜王道:“我们晋升七星级后,最大的能力不是星体,也非不死不灭,而是对于诸天规则的克制。可但凡克制都是双面的,水能灭火,火也能焚水,光可除暗,暗亦可噬光,如果我们完全进入诸天世界,就会被整个世界针对,自身的神魔特性被压制,位格降阶,到那个时候,主神殿内留存下来的神格和魔核也会受到影响,真要死了,那就死了!”

    黄尚顿时明白了。

    怪不得神魔全部在界外战场,即便是进入世界,也是化出分身投影之类的。

    试想主神殿若能多派一尊神魔过来,那还不是摧枯拉朽,战斗早就结束了……

    原来是根本不敢进来。

    再往深处想,主神殿的神魔,对于诸天世界极为针对,却成了一柄双刃剑,对外那端削得光亮,对着自己的那面也是锋刃俱开……

    黄尚将内外的模式完全弄清:“怪不得神魔要培养神裔,祂们真要做什么,也只有指挥这些亲卫了,其他时间,更多的是发布任务的背景板!”

    “如果有机会,老子也想弄死永寿,但很可惜,祂除非自寻死路,否则顶多回去泡化生池!”

    夜王劝说道:“你还是将注意力放在怎么把那西区老头给解决,信仰之争千万不要输,那可涉及到你的势力!”

    “请放心!”

    黄尚颔首。

    格欧德安提出的赌斗,双方的赌注并不公平,他之所以肯答应下来,是因为整个平台都是酒剑仙成立的。

    只要在仙剑世界里,信仰之争就不可能失败,并且还能以此做文章,窜连各方势力。

    比如眼前的夜王。

    这尊神魔如此友善,不光是要自证清白,还看上了新兴势力天骄联盟。

    但凡在高星级混得风生水起的势力,上面都有靠山,比如赏金工会、契约商会以及许多中小势力。

    之前永寿的偏袒,就证明了神魔的偏向是多么重要,哪怕祂们不能为所欲为,也可以决定许多人的生死。

    当然,神魔同样需要资源。

    高星级的大势力,可以向神裔供血,为神魔国度添砖加瓦,改良神魔造物。

    所以现在的夜王,其实有心成为天骄联盟背后的神魔,得到供奉,才愿意说这么多。

    听起来是秘闻,但那是对高星级而言,对于七星级就不算什么,惠而不费的事情,何乐不为?

    黄尚收获满满,继续问道:“不知第三位神魔,又是什么来历?”

    “祂啊……”

    夜王摇头:“不知道!”

    黄尚一奇:“不知道?”

    夜王有些不爽:“是的,祂一来就接下了最强的天帝伏羲,却与我们没有丝毫沟通,传话也不回,傲气得很。”

    黄尚想起了神树之战时,那在六界内显露的一对威严神目,与天帝伏羲在界内争锋相对,强横至极,心头一凛,默默记下。

    神魔的数目是有限的,东区的千尊看似不少,但分配到各个高星世界,就显得十分稀罕了,再加上诸天巡狩的威胁,祂们也会抱团,这位却偏偏弄得神神秘秘,独来独往……

    黄尚记下,并未操之过急,表面上恢复冷静:“我明白了,多谢夜将军指点!”

    夜王见他听劝,就很满意:“将军太生分了,就叫大哥!”

    “夜大哥!”

    两人相视,哈哈一笑,兄友弟恭,天伦之乐。

    乐完之后,黄尚着眼界内:“永寿麾下有神裔吗,那些人现在哪里?”

    夜王冷笑:“不用担心他们,一个死了,一个下落不明,两个关在锁妖塔内!”

    黄尚恰到好处的一惊:“这么惨烈?”

    夜王叹了口气:“本来我们都要赢了,谁料局势急转直下,别说永寿,就连我的老部下,都损伤殆尽了!”

    祂虽然叹息,却不见多少悲伤,对昔日同伴的看重程度,和黑魔显然不同。

    感情肯定还有,但已经极为淡薄了。

    黄尚又问:“永寿会继续招募吗?”

    “没有死亡的神裔,是占据名额的,永寿最多只能招募一位,半神都是心高气傲,一时半会不见得能找到合适的……”

    夜王摇头道:“你不用担心永寿会安排人对你不利,我重新招了三位半神,运气很好,三人是一家子,在东区有不小的名头,白云黑户一家你应该也听说,现在目标就是酒剑仙,已经快到苏州城了,有他们在,可保无恙!”

    黄尚本来只是问问,没想到这位夜王看似五大三粗,招募手下的效率真是高,又有了三尊半神部下,立刻自告奋勇:“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大哥尽管说,千万别跟我客气!”

    夜王欣慰地笑了:“贤弟不愧是诸天刑酒肉,主神殿赵子龙,东区霍去病,西区抬棺人,正道の光……你放心,关于酒剑仙的情况,我已经有了安排!”

    黄尚:“……”

    刚刚就不该带头衔的节奏,现在可好,连自己都被安排上了。

    夜王又道:“酒剑仙与一般的剧情人物不同,他的崛起应是得到了诸天主宰女娲的照拂,否则不足以解释那么多神奇之处,此人一旦晋升神魔逆境,肯定一发不可收拾!我经过一系列分析,猜测女娲将酒剑仙当成诸天巡狩培养,所以我们只要阻止他成为巡狩,就是胜利,福泽的可不是这一界,而是无数历练的轮回者……”

    听了这番话,黄尚先是一惊。

    卧槽,我都不知道,你就将我分身的未来,都给安排好了?

    可听到后面,他顿时反应过来,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坏滴很。

    这不就是典型的安排退路吗?

    先将后果严重化,接下来事情的进展哪怕再差,只要不是糟糕到极致,都能有个交代。

    不过诸天巡狩吗……

    有意思!

    眼见夜王表情丰富,痛心疾首,一贯心地善良的黄尚,也就提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建议:“夜大哥,我觉得想要解决酒剑仙成为巡狩的威胁,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契约他!”

    “贤弟不愧是诸天刑酒肉,等等……你刚刚说啥?”

    ……

    “贤弟,夜大哥在天上保佑你啊!”

    半响之后,带着这样古怪的承诺,黄尚把信仰之力的坐标留在夜王的神魔国度,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林家堡的宴客大厅上。

    这时宴会已经进行到**,舞姬翩翩起舞,乐师在两侧的乐器上敲击出悦耳的节奏,身姿曼妙的侍女,把丰盛的酒食逐一端上。

    林天南和酒剑仙豪饮,下场自不必说,林月如则端起酒杯,看向赵灵儿。

    “咏春?多了不起么!”

    “我倒不信,我林家剑法会输给你这拳法!”

    对于父亲耿耿于怀的咏春,林月如早就有较量之心。

    她刻苦修炼,发誓有朝一日要为父亲找回场子,却没想到这回是主客身份。

    武斗不好办了,就来文的!

    斗酒!

    瞧你这小姑娘斯文秀气的模样,一看到酒,还不……

    咦?

    为什么眼睛这么亮?

    作为满月酒时,就喝倒三桌客人的酒中神童,万杯不醉,主动来碰杯,在赵灵儿的心中,这位月如姐姐真是热情好客啊~

    不能辜负她!

    ……

    “大家,是到分别的时候啦!”

    且不说父女无惨,李逍遥觉得自己的直播首秀,也该告一段落了。

    与其等到观众们厌烦了,被迫下播,还是主动见好就收。

    “苏州城恢复了平静与安宁,我要功成身退了,请记住这张帅气逼人的脸庞哦,在下一次危机中,他说不定又会出现,救人于水火!”

    “主播别逗了,每次出事都有你,你是事逼吗?”

    有些人的天赋确实与生俱来,羡慕不得,小李子说着俏皮的结束语,在观众们嬉笑怒骂之下,关闭了直播,

    看看数据,订阅数目飙升,从五万多火箭般地冲上了八万。

    距离他老爹李三思,十万订阅大主播,已经不远了。

    “呦呼!”

    李逍遥握了握拳头,兴奋得无法呼吸,强行压抑住手舞足蹈的冲动,开始吃菜。

    哪怕酒菜都已凉掉,却无法冷却他心中的火焰。

    我成功了!

    从贫苦小村的客栈小二,摇身一变为数万订阅的主播,人生的精彩就在于此。

    不过人们总是喜新厌旧,下一次直播该播点什么好,才能维持住这个热度呢?

    正当李逍遥思考着自己的事业时,吵杂声突然响起,有一位中年男子急匆匆奔了进来:“堡主,飞舟急报!”

    主座上的林天南压了压手掌,用真气烘干湿润的裤子,起身威严地道:“何事?”

    中年男子道:“黑水镇大阵无故被破,疫病卷土重来,情况危急,请求支援!”

    此言一出,林家堡上下面色剧变。

    黑水镇位于苏州城北面,本是个类似于盛渔村的小地方,但十六年前,那里突然闹起了疫病,被疫病感染上的百姓还会变为僵尸,肆虐四方。

    林天南也曾率堡内高手数次前往黑水镇,却只能将僵尸收拢起来烧死,无法解决来历不明的疫病,幸得蜀山弟子路过,在黑水镇周遭布阵清毒,才让小镇勉强恢复平静。

    此后年年加固,也有些风波,但总体上都无大碍。

    可现在,阵法被破了。

    无论是外界人为,还是疫病背后真正可怕的原因即将暴露,都是一场大祸。

    林天南第一时间看向酒剑仙行礼,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请司徒兄出手,为民除害!”

    “邪祟作怪,气数已尽……”

    酒剑仙微微点头:“那我们就走一趟吧!”

    祸事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眼见着酒宴刚刚结束,又要再上征程,李逍遥沉默片刻,打开了直播间。

    “大家好,我想死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