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三十一章 魔门的王……将出!
    “二龙戏珠!”

    “大象踢腿!”

    “脑袋砸核桃!”

    说时迟那时快,当黄尚分析沐天缈情况之际,炮王已经打嗨了。

    他原本最强的手段是金刚狼变身,拳脚手段只是体质强大后的附带,但在这一个月的汗水浇灌下,他的格斗能力确实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兴奋不已。

    这点连黄尚都不禁为之侧目,并得出结论,智商与战斗天赋无关。

    反观沐天缈,无可匹敌的威风渐渐不在了。

    虽然攻击依旧极端可怕,拳掌丝带,每一下都可开碑裂石,原本遭受过劫难,刚刚恢复没多久的后花园又被摧残,乱石崩飞,满地狼藉,但炮王的自愈能力终究建功了。

    他作为主坦克,血量不断被拉回来,只顾如疯虎般拼斗,将一个莽字贯彻得淋漓尽致。

    黄尚则同样贯彻自己的道路,展开身法不断游走,剑势要么蓄而不发,要么如白虹贯日,每一下斩出,看似没有呼呼喝喝的炮王声势浩大,威风凛凛,但沐天缈的气势都随之衰弱些许。

    渐渐的,这位魔门第一高手,露出疲于应对的趋势。

    这却不光是黄尚与炮王的配合功劳,还有魔法阵的贡献。

    禁绝法阵的厉害,开始显露。

    正常的理解中,真气是由丹田诞生,与外界无关,但实际上,黄尚经历的诸天世界里,天地元气都是关键。

    举个最直观的例子,就像是西方魔法世界里的元素粒子,如果没了那些弥漫于空气中,无处不在却又肉眼不可见的粒子存在,那么魔法师连一个小火球都搓不出来。

    这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能量守恒,魔幻是那样,科技玄幻古武修真,都是一样。

    无中生有终究只是一门学问,你看看今年下半年不是又没消息了么……

    而武侠中,没有天地元气,就是现代国术,纯粹靠身体千锤百炼,技巧发劲,是不存在什么真气武功的。

    当然,现在的情况是一开始有,短时间内被魔法阵禁绝了,武者丹田自然还是存在的,照样能供应真气,但它这就是不断抽取自身的力量,持久不得。

    比如现在沐天缈这般剧烈耗损下去,真气的恢复速度是完全跟不上的,就要用丹田内储存的真气,丹田空了,她就要耗损储存在窍**的真气,当身体全部被掏空,只能压榨丹田窍穴,那就伤及了根基,再严重些,甚至会当场去世。

    和加班福报,降临猝死,还真是一模一样。

    至于丹药补充,至少在中武世界还没有立竿见影的神丹,就算是主神殿内的药品,也要恢复的时间,现实不是游戏,不可能嗑一枚药丸下去,红条和蓝条马上涨满。

    所以现在沐天缈的战斗力下降,就是完全正常的了。

    不过有一点别忘了,她受制于禁绝法阵,黄尚同样受制。

    他之所以大多数时间在蓄势,就是要不断恢复真气,使得收支平衡,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真正的耗损还是颇为严重。

    于是乎,在百忙之中,炮王瞄了黄尚一眼,有些迟疑。

    黄尚立刻知道,那小丫头肯定在暗中叮嘱炮王,必要时留手,让自己跟沐天缈拼个两败俱伤了。

    轮回者的一贯操作。

    “就是此刻!”

    所幸他早有准备,忽然长啸一声,手上的剑陡然化出千万芒点。

    这一刻炮王只觉得双目刺痛,连隐于禁绝法阵内的小公主都觉得氪金狗眼被闪瞎了。

    那种感觉,确实像是用剑身反照出天上的星光月色,漫空遍地地挥洒出去。

    而沐天缈首度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

    因为她发现这道恢宏的剑气先是如墙如堵,平推过来,然后又化作无数细碎气劲,真的好似漫天星辰,随着变化万千的剑招,无孔不入地狂攻过来。

    攻向她周身每一个要害。

    这是刺杀之术。

    那剑锋幻化出的星河芒点,乃是惑人的技俩,在灿烂华美的外表掩饰下,藏着致命的杀着。

    但又不止是刺杀之术。

    因为芒点攻至沐天缈眼前,倏又收缩,仿佛是漫天星辰化作一轮圆月,聚散随心,神乎其技,直刺沐天缈眉心。

    落在这位冥主眼中,此次刺来再不是一把剑,而是超乎任何形容词语的灵物。

    这正是黄尚这段时间各种领悟收获的大成之剑,在陆谦身上都没有施展,而是专门为了迎战现阶段最强的绝招

    芒种!

    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九个节气,字面意思是“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既是收获,也是播种。

    黄尚将这一剑取名芒种,正代表了他对于补天阁传承的领悟,已经超脱普通的刺客之道。

    刺客是杀,补天是生。

    既补天裂,又泽苍生。

    生杀予夺。

    在这一剑下,沐天缈首度生出一种渺小之感。

    渺小的不是功力实力,而是宏图伟志。

    在她为了魔门所谓主宰权,内斗内行之际,面前之人的层次,早已放眼天地苍生,否则不足以创出如此剑招。

    不过她转瞬间将这种心灵压制给抛开,心湖波动恢复平静,天魔力场首先拒抗对手锋如刀刃的细碎气劲,然后双袖飞出。

    月芒散去,化作星光。

    双袖命中剑锋。

    沐天缈通体一颤,两只手臂居然感觉到麻木,心中顿时叫糟,知道自己因真元损耗过大,再无法在功力方面,压倒面前这位惊才绝艳的小辈。

    黄尚也不好受,感到一股诡异绝伦的真气冲入体内,那不仅有飘忽莫测,似虚还实的特点,还有一股冰寒刺骨的气息,直往中丹田心窍位置冲击过来。

    “是这个原因么?”

    电光火石之间,黄尚不忘分析,觉得那股冰寒刺骨的气息,才是沐天缈风格大异于正常天魔**的原因所在。

    而他手中的动作半点不慢,身形一转,之前碎散开来的星光居然再度聚合,如一条冲奔的水瀑,向着沐天缈脸上激冲过去。

    这**一剑不仅无比狠绝,那气劲呼啸的刺耳声,更填满这位冥主的耳鼓,让她恍若有种面对天魔**的感觉。

    实际上这才是补天阁最擅长的方面,压制目标的感官,寻求一击必杀。

    双方同为宗师,又战到这个地步,即使以沐天缈之能,也无法避免这种干扰,唯有侧移开去,看似随手挥击,劈向剑锋。

    嘭!

    这回她再度通体一颤,却是黄尚将之前那股真气送了回来,然后目光炯炯地观察着沐天缈的反应。

    果不其然,沐天缈眉头微微一动,眼中掠过一抹痛苦。

    她不适了。

    黄尚微微点头。

    寻常妹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已经够难受了,沐天缈每个月三十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谁胆子这么大,让阴癸派主放产假……被阴寒之气入体?

    无论是别人赋予的伤势,还是自己作的,都不关黄尚的事,他要的是求证沐天缈的状态。

    状态确定,他的心中更有了底,剑锋一颤,化成三点精芒,品字形的往沐天缈印去。

    同时他脚踏奇步,移形换影,倏忽移动,疾如鬼魅,疑幻似真。

    如此身法,可称幻魔,只是还不完善,真要遇上绝顶高手,依旧会被抓住破绽。

    不过沐天缈如今的状态,显然已经滑落到了一个临界点,她的天魔力场收缩到了周身三寸,完全是当成护体真劲使用,一个旋身,双袖横扫。

    但黄尚并不与她硬拼,以快打快,将优势发挥到极致,剑如附骨之疽,强攻硬击,不给她丝毫喘息机会。

    这一刻,战斗的节奏完全落在他的手中,别说沐天缈明知道他要以游斗的方式损耗自己的真元气力,偏是无法抢回主动,只能见招拆招,炮王更是有种插不进手的感觉。

    他在那割面劲风下不得不退开,正觉得自己完美地完成了任务,眼前突然出现了硕大的的红色弹幕:

    “小心玉石俱焚。”

    小公主这行字一打出来,炮王脚步立刻向后退去。

    特么的好险,差点忘了这一招。

    柳下惠之所以布局,将石之轩困在禁绝法阵内,那是因为石之轩并没有什么范围杀招。

    但阴癸派不同,天魔**有一招极为狠辣的杀手锏。

    玉石俱焚!

    原剧情里,祝玉妍明面上被推崇为魔门第一人,心底里却知道及不上石之轩,全赖玉石俱焚,教石之轩不敢妄动,勉强保住邪道八大高手首席的宝座。

    这其实经不起推敲,但玉石俱焚的厉害还是毋庸置疑的,一位接近大宗师级的顶尖高手,将全身精血爆发,简直就是超级炸弹。

    不过原剧情里的祝玉妍太贪了,杀一个石之轩都不知足,还想着把同为宗师的徐子陵和师妃暄一起拉下去陪葬,真以为她是专业爆破啊,“阿拉霍可巴”都没喊,还想三杀?

    结果石之轩溜掉,舔狗徐子陵奋不顾身地护住师妃暄,以长生诀逃得一命,两人约了个素炮,师妃暄功德圆满,回归慈航静斋,在江湖中留下一段传说,直到新的静斋传人登场。

    图啥哩?

    祝玉妍图啥咱先不说,眼前这势头发展下去,沐天缈要喊“阿拉霍可巴”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以炮王的无限自愈,都不希望挨这一下,毕竟伤痕好愈合,如果是脑袋炸没了,人也没了,手臂炸没了,想要断肢重生,也得花费大量的时间。

    而小公主隐于禁绝法阵内,看似没有被针对的凶险,但一旦法阵被破坏,她也有受创的可能,堪称一损俱损。

    “我要保护石之轩,他想要赢的呀,可不知道玉石俱焚!”

    炮王退开后,看到黄尚与沐天缈斗得无比激烈,又露出担忧之色。

    “不用你保护,真要出事,我会把他传送走。”

    小公主也不想这位出事,或者说也不能出事。

    石之轩是主线剧情关键人物,有气运护身,一旦在这个时候出事,世界意识趁机赶人,他们的下场就和天龙世界中,因为逍遥三老出事被逼提前离开的第一批轮回者一样了。

    到时候,他们可以和无缺许峰四人开一场互助会,互相辅导心理问题了。

    不过小公主和炮王并不知道,担忧是多余的,玉石俱焚是不会发生的。

    黄尚看着沐天缈虽落于下风,但依旧幽静的目光,就知道这位绝对冷静。

    杀性重,不代表歇斯底里的疯狂,恰恰相反,这可能只是对方为了压制那股阴寒气息的手段。

    而目前的阴癸派,虽然势力强大,却有些青黄不接,老一辈的实力还没有威压江湖,新的一代又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如果沐天缈蹬腿了,那阴癸派立刻得收缩势力,否则不用佛门来镇压,外都外行内斗内行的魔门各分支,都要来瓜分她们的地盘。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特色,强者不仅决定地位,更主宰着利益与资源。

    所以就在两人强强碰撞之际,黄尚突然传音:“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冥主,今日让我一败如何?”

    沐天缈目光微微一闪,有了瞬间的诧异,但很快反应过来,心中不禁生出复杂的感情。

    一分惊怒,三分耻辱,五分钦佩和七分无奈。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其实正是她追杀的原因。

    陆谦之败,让她看到魔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想要将这个苗头掐灭在萌芽中。

    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而从此子的口气来看,这是早有预谋?

    败天莲宗主还不够,再败阴癸派主,他就立刻名动天下,被列为魔门绝顶高手的行列。

    但那时,对他出手的可就不止是魔门的内斗了,更有正派白道的打压。

    毕竟一位年纪轻轻的宗师,谁希望他成长起来?

    心中念头一转,沐天缈追杀至今,首度开口:“胜是胜,败是败,无让之说!”

    黄尚笑容里有着无穷自信:“以三打一,胜之不武,日后还有讨教。”

    这一刻,沐天缈明白了。

    这正是黄尚期待着的。

    他嫌魔门不够做对手,还要白道正道的那些高手来试剑。

    锋芒毕露!

    剑试天下!

    “好!不想我圣门竟出了这等人物!”

    “不过我的传人,也绝不输于你,等着吧!”

    沐天缈眼中蕴含着失落,旋即转为昂扬的斗志,再不多言,突然挥手攻向后方。

    与此同时,黄尚剑锋一点,也刺向禁绝法阵。

    两人之间的攻势有多强,此时突然爆发的威势就有多厉害。

    噗!

    银白色的光芒陡然颤动,点点光屑飞溅出来,如同实物,一道细微的痕迹出现。

    魔法阵中央的小公主脸色微变,魔杖在身前勾勒出道道华光,魔力顿时向着那里涌去,予以修补。

    但可惜迟了。

    众人大战到这里,黄尚和沐天缈固然西方魔法,但对于能量的流动,他们还是能有所感应的,之前种种劲风剑光斩落在上面的反应,也暗中记下。

    这座阵法说复杂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它没有特别的阵眼,不存在什么致命的缺陷,想要攻破就能纯靠力量穿刺,以点破面。

    以强对强。

    这倒是古武的强项。

    论及输出破坏,他们没有热武器洗地的效率,也没法与魔法的范围相比,但力量凝聚,直刺一点,披荆斩棘,却是从低武开始就惯用的操作。

    此时剑掌同出,刚刚还不死不休的两位宗师,倏然间做出了数十下强绝的攻击,都落在同一点上。

    小公主万万没想到,电光火石之间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她的禁绝阵法是专门对付黄尚一人的,可谓量身定做,现在困住沐天缈这么久,已经是超负荷加班了,现在还来这么一出压力,那就是007加班后,老板还带着小姨子跑了,连工资都不发。

    这谁顶得住?

    魔法阵也有福报的啊!

    “小石干你娘哦!”

    有鉴于此,小公主连字都来不及打,一边心中狂骂魔门中人的不要脸,一边拼命弥补法阵的破损。

    “傻逼上啊!”

    “哦哦!”

    可破坏容易建设难,仓促之间于事无补,小公主立刻用魔力打字,炮王听了才如梦初醒,重新冲上。

    但就这么数个呼吸的时间,那裂痕已经扩大到能够容纳一人侧身穿行的地步。

    黄尚毫不客气,唰的一下冲了出去,其后才是慢了一拍的沐天缈。

    “没了?”

    当下一刻,禁绝法阵重新愈合,隔绝内外,小公主从法阵中央走出,眼中已经失去了光泽。

    她呆了片刻,从胸前的小包包里掏出一段白绫,往脖子上缠去,小旗子围着她飞舞,似乎在劝阻,上面反反复复就是三行字:

    “柳下惠那个傻逼!”

    “攻略都是骗人的!”

    “本宫不活了!”

    眼见着白绫套得跟围巾似的,小公主还没有等来该有的阻止,心中更加生气,看向炮王。

    就见这位立于禁绝法阵的边缘,痴痴地看着那一片白光,比她还要伤心:

    “他不会回来了。”

    ……

    ……

    北齐皇宫。

    和士开一死,大局已定,阴癸派收拾了那些残余势力,正在搜寻高湛的下落,并准备傀儡的登基继位,就见沐天缈衣袂飘飘,乘风而归。

    身为魔门第一高手的掌门回归,众人更是心头大定,除了小师妹垂下头去,掩住眉宇间的不安。

    在长老弟子看来,那个刺客是死定了,哪怕他能重创陆谦,也绝对逃不出沐天缈的手掌心。

    而陆谦重伤,还不是她们下的手,代表着天莲宗所得的利益将大大削减,简直是一举数得。

    今夜的赢家,无疑是阴癸派。

    如果能将北齐拿下,连带着南陈之势,天下三得其二,白天也不用夹着尾巴做人了。

    然而下一刻,就见一位中年美妇满脸全是焦急之色,狂扑过来,大喊道:“兰陵王派兵勤王,奉高湛遗嘱,扶持六皇子登基!”

    此言一出,反应慢的,呆若木鸡,反应快的,已经勃然变色。

    一向明哲保身的兰陵王勤王,已经是意外,关键是高湛的遗嘱,这两者形成的反应一加一远远大于二。

    该死的,难道要强杀兰陵王?

    真与北齐大批精锐冲突,可就不是小事了!

    这一刻,所有人齐刷刷看向沐天缈。

    冥主之名,威震天下,她们相信,再难的挑战在这位手中也有解决的办法。

    可这一刻,她们心中战无不胜的天,身躯一晃,蓦然喷出一口鲜血。

    在阴癸派上下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呼中,沐天缈无所谓地抹了抹嘴唇,仰首看向漫天星空。

    月色皎皎,俯瞰苍生,天地寂静,万物屏息!

    圣门的王……

    将出。

    ……

    ……

    (今日爆发一万五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