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朝狠人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生番来袭
    读者们所熟悉的东蕃(台湾)的少数民族就是高山族,但其实高山族只是大陆居民对于居住在东蕃(台湾)山地上的少数民族的统称,实际上居住在东蕃(台湾)的少数民族很多,有阿美族、泰雅族、雅美族、赛夏族、布农族、鲁凯族、排湾族、卑南族、邹族、邵族、葛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等十几个少数民族。

    东蕃(台湾)少数民族分布很有特点,居住在靠海平原和盆地的主要为平埔族,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多年来从闽粤一带逃难到东蕃(台湾)的大陆移民,所以平埔族对于汉文化的接受比较高,性情也比较温和,主要以打渔和耕种为生,像之前郭致远在大员遇到的大弥勒就是平埔族一部落的头领。

    居住在山地上的当然就是高山族了,而且不同的族群所居住的海拔也不同,一般来说居住在海拔越高的地方越原始,甚至有的少数民族还停留在母系氏族时代,由男人在外狩猎,女人留在部落中负责耕种,生产方式非常原始,原始和野蛮常常是相伴的,可想而知这些少数民族民风是何等彪悍,他们甚至大都还保留着“猎头”的野蛮习俗,这些部落都各自划定了领地范围,任何进入其领地的外人者,都会被他们当成敌人,遭到他们的猛烈攻击!

    所以来过东蕃的大陆百姓大都害怕跟这些野蛮的高山族部落打交道,把他们称为“生番”,把性情温和容易相处的平埔族等部落称为“熟番”,这种称呼其实是带有一定歧视性的,意思他们都是不服王化的化外之民,和野人差不多。

    郭致远要经营东蕃就必须和这些东蕃土著处好关系,最好能让这些东蕃土著融合进来,成为他的治下之民,这样他就可以得到宝贵的人力资源,加快开发东蕃的步伐,但要做到这一点却是相当不容易,这些东蕃土著长期处于封闭原始的生活环境中,对于任何的外来者都有着强烈的敌意和排斥感,别说融合他们,就是想和他们和平共处都很难。

    对于这些东蕃土著如果一味采取武力压服的方式肯定是行不通的,就像云南、贵州等地的少数民族一样,朝廷对他们也顶多实现名义上的统治,并不能改变他们事实独.立的地位,所以有“百年的皇帝,千年的土司”的说法,即便如此,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还时不时闹出叛乱的幺蛾子。

    而且从郭致远的角度,他也不希望用血腥镇压的方式来对待这些东蕃土著,在原本的历史时空,日.本侵略者侵占台湾的时候,这些东蕃土著英勇反抗,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郭致远不可能把屠刀挥向这些有血性一衣带水的同胞!

    所以从一开始郭致远就决定对东蕃土著采取温和的怀柔政策,向他们赠送种子、农具,教他们先进的农耕知识,允许他们用兽皮、草药等土产交易对他们很稀缺的布匹、食盐等物资,并告诉他们只要愿意到筑城工地来做工,就可以赚取工钱,不要工钱也可以换取等值的粮食,甚至还许诺等东蕃书院的蒙学开学,可以让他们部落里的儿童来读书识字,希望以此来感化这些东蕃土著,消除他们的敌意。

    应该说郭致远的怀柔政策还是有效果的,像平埔族这些性情温和的“熟番”在发现郭致远他们的到来并侵害他们的利益反而能给他们带来好处,也就慢慢接受了郭致远他们的到来,不仅将他们部落中的青壮送到筑城工地来做工,还主动给郭致远当向导,带郭致远派出的使者去和居住在高山上的“生番”接触和谈。

    相比之下,那些居住在高山上的“生番”就没那么友好了,他们收下了郭致远派去的使者送的种子、布匹、食盐等礼物,却粗暴地把平埔族的向导和郭致远派去的使者一起赶下了山,并警告他们如果再敢踏足他们的领地,就会把他们的头砍下来!

    对此郭致远也很无奈,这些“生番”油盐不进,收下礼物却拒绝沟通,可以说是完全不讲道理,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能够驯服这帮有如野人一般的生番土著,加上东蕃府草创,千头万绪的事情都等着他去决策和处理,他实在是忙不过来,只能暂时维持现状,想着等东蕃建设上了轨道再腾出手来再慢慢想办法解决这些生番土著的问题。

    可没等郭致远想出办法,生番们却主动上门挑衅了,突然袭击了海边的盐田工场,杀死了数十名盐工和守卫的士兵,抢走了上百石精盐!

    很显然是之前郭致远派去的使者送给生番土著的食盐礼物起到了恰得其反的效果,那些只知道茹毛饮血的生番土著从没有见过如此雪白精细的食盐,就起了贪心,偷偷派人下山侦查,发现了郭致远在海滩上开辟的大片盐田,越发垂涎,悍然袭击了海滨盐场,制造了这起流血事件!

    这件事引起了东蕃军民的极大愤慨,纷纷请战,要对这些胆敢主动挑衅的生番土著以牙还牙,狠狠地教训他们,事实上之前那些生番土著收下礼物却粗暴地把郭致远的使者赶下山,郭致远团队中的不少人就认为不能跟这些野蛮的生番土著讲道理,应该主动发起攻击,把他们打服!只是最后都被郭致远压下来了。

    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要求和生番土著开战的声音就再也压不住了,最气愤的就是刘若思,刘若思现在是东蕃守备,他掌握着唯一得到朝廷承认的东蕃武装力量,像团练乡军和自新军都是不能公开的,同时郭致远考虑到东蕃未来面临的武力威胁主要还是来自海上,必须要加强团练乡军和自新军的海上作战能力,加上沈有容要打击走私,手上的兵力也有些不足,所以把部分自新军派给沈有容去扫荡走私船了,而把守卫海滨盐场的任务交给了刘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