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五零俏花媳 > 第1106章记忆力
    “咱们呢?”花半枝又看向林希言问道。

    “咱们回卧室好了。”林希言看着她说道,“想说话,躺着也能说。”这样省力气。

    两人轮流洗漱了一下,回房间,躺在了床上。

    “咕噜咕噜……”

    花半枝眨眨眼道,“这是什么声音?”

    “没有啊?”林希言看着她说道,“我拉灯了,睡觉。”

    “咕噜噜……”

    “等等!”花半枝伸手拦着他要拉灯的手,“这声音很大的,你怎么会听不到。”

    “咕噜噜……”

    花半枝这次顺着声音看着他干瘪的肚子,“你饿了。”抬眼看着他说道,“不该啊!今儿咱们吃的很饱的。”

    “就是因为吃的很饱,才饿了。”林希言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搂着她道,“快睡觉。”说着抬手拉了灯。

    房间一下子陷入黑暗中,林希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乖,睡觉,睡着了就不感觉饿了。”

    “唉……”花半枝重重地叹口气,这事真是无解。

    “你说前些年丰产了,粮食又是计划,粮库虽然不满吧!可应该能撑着的。都是该死的老毛子,这债什么时候不能还,偏偏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真是混蛋!”花半枝忍不住抱怨道,“即便他援助了咱们,建立的工业体系,我也不会感激他,那是咱们累累白骨换来的。”

    “你哟!”林希言听着她气冲冲地话语笑了笑道,“说的对!咱们的工业化起步阶段,是用铁血的意志打出来的,可不是靠别人的施舍。在国际上,在国家层面,不要天真的念哪个国家的恩。我们的发展,每一步都是国人用血汗和智慧换来的。”

    “嗯嗯!”花半枝在他怀里忙不迭地点点头。

    有的国人天生就是附庸思想,崇洋媚外,总觉的外国的月亮是圆的。所以不是专情于老毛子就是趴舔于美洲鹰。

    软骨头!

    美洲鹰与北极熊的策略并不出于任何对兔子的感情与好感;出于三方博弈,较无害角色幸存,首要敌人优先原则,老大老二理性选择拉拢老三。

    这一切,跟好感和意识形态没有任何关系。美洲鹰是盎撒白人,老毛子是鞑靼化的白人,他们都认为一个东方兔子国家是威胁,最好这个兔子全死了,才符合他们的政治正确。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无论北极熊还是美洲鹰都不是好东西,拉拢兔子只是出于自身利益的博弈结果。我们要学他们的科学技术,利用他们的资本,强大自己,但我们从来不应该念它们任何的恩。

    应该强大到让它们跪着叫爸爸!

    “好了,不气,不气,很快就回好起来的。”林希言轻拍着她手背,哄道,“赶紧睡,明儿还得早起拜年呢!”忽然想起来道,“对了,这次医院应该不会有被鞭炮炸伤吧!”

    “我也想着没有吧!今年好像没有卖鞭炮的。”花半枝轻笑出声道,“没有鞭炮就不会被伤着了。”

    “我倒希望有鞭炮,这样就表示我们的生活好了,有钱来买了。”林希言苦笑一声道。

    “会有的,会有的,别着急。”这下轮到花半枝宽慰他了,又转移话题道,“不值班的话,我今年可以去看爹娘了,这算是好消息吧!”

    “咱们有力气骑上五十公里吗?”林希言忍不住担心道。

    “有!我觉得我能。”花半枝信心十足地说道,“还是你不想。”

    “我当然想了,也就上次送年货去了一趟。也是有半年没去了。”林希言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道。

    “那咱们还有什么好讨论的,初三去林场。”花半枝拍板定案道,忽然想起来道,“对了,对了,我发现小云儿的记忆力特别好。”

    “我早就发现了。”林希言轻笑出声道。

    “记忆力确实好,我几个月不回去,他还能认出我来。”林希言笑着又道。

    “天天看你的画像自然认得出来,这些不算。”花半枝立马反驳道。

    “咱家云儿认画片,一次就记住了。这个可做不了假的。”林希言言语中充满喜悦道。

    “你很高兴。”花半枝挑眉说道,语气中不免有一丝担心。

    “高兴之余,我又担心,有时候记性太好不是好事!”林希言声音低沉道,“这不开心的事情忘不掉,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我们让他的记忆中都是开心的事情。”花半枝直接简单粗暴地说道。

    “呵呵……”林希言被她的孩子气给逗乐,“你说的对!”

    可两人清楚明白,这世上哪有都是开心的事情。

    “儿孙自有儿孙福,困难也未必不是好事,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花半枝打着哈气道,“好了,不聊了,睡觉。”

    一夜无梦到天明,花半枝他们早早起来。

    互相道声:新年好!

    花半枝将压岁钱递给周光明他们三人。

    “妈妈,您给我钱干什么?”小云儿纯净的双眸此时充满不解道。

    “这是压岁钱。”花半枝看着他笑着说道,“至于什么是压岁钱?让你爸给你说。”

    林希言看着她摇头失笑道,“咱们洗脸、刷牙,在给你说说什么事压岁钱?什么是年?”

    “爸爸又要讲故事了。”小云儿的眼睛亮晶晶地说道。

    “好了,咱们洗漱去。”林希言拉着俩孩子进了卫生间。

    花半枝将暖瓶递给他们洗漱用。

    林希言给孩子们洗漱完毕后,自己洗脸、刷牙,刮刮胡子,才出了卫生间。

    林希言坐在八仙桌前给孩子们讲讲压岁钱。

    花半枝洗漱完毕,烧热水,下饺子,昨儿留了些饺子,年年有余嘛!

    早饭吃的少,有点儿就够了。

    吃完饭,收拾干净了,换上新衣,一家五口出了家门,先去拜访一下何书记与褚经理。

    回到家以后,络绎不绝来拜年的人,一上午就在互相拜年中度过。

    如花半枝所想,今年过一个安生年,到了初三,一家五口骑上自行车,朝林场走去。

    林希言与花半枝各载着一个孩子,周光明借了何红军的自行车。

    与以往相比,速度不快,林希言更是破天荒的中间歇了两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