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铁血大民国 > 第 365 苏维埃德国 一 求月票
    嘹亮的军歌在田野当中响起,南京冬日的阳光从晴朗的天空洒下来。一队女兵整齐的从已经铺了柏油的道路走过来,她们都是中央军校第六期通讯科和会计科的女学员。虽然属于非战斗人员,但是野外训练还是必不可少的,她们就是刚刚完成了一次三百公里的拉练回到汤山(中央军校所在地)的。这些姑娘们身上的土黄色军服已经洗得泛了白色,手肘和膝盖部位都已经有了补丁。每个都背着一个大概有二三十斤重的背包,还有一支截断了的38式骑步枪。

    女孩子们露在外面的娇嫩肌肤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古铜的颜色,看起来都有些消瘦,但是身体里都仿佛蕴含着无穷的精力。看来经过几个月的训练,这群主要由左民主义青年团成员所组成的黄埔女士官生,已经不在是原来的“资产阶级娇小姐”了。

    在离开这支大约有一个连的女兵队伍大约2公里的一个小山头上,正有一群军服笔挺的军人远远地在那里观看。为首的正是军事委员会的常委员长,他现在已经自封了国防军元帅的军衔,是中国国防军里唯一的元帅,崭新的元帅军服穿在高大魁梧的躯体上,在一群身高都不超过一米七十几的高级军官当中,还真有一点鹤立鸡群的意思。

    常瑞青举着望远镜正在细细地观察着女兵队伍中的某只萝莉,还不时评价上两句。“嗯,黑了不少。不过精神面貌也好多了,可惜没有长高……对了,她的学习和训练成绩怎么样?和同学们相处的还行吧?”

    周围的高级军官都是常瑞青的亲信,自然知道常大元帅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黄埔军校六期通讯科女生队的队员孙月薰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常瑞青现在那么频繁地来中央军校视察也是为了这个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中央军校校长金永炎忙笑呵呵地回答说:“孙同学的学习成绩一般,不过训练却非常刻苦,进步也很快,而且没有一点的娇气和傲气,待人谦逊。真的很不容易。”说这话的时候,金大校长心里面也微微有点奇怪,凭着这个丫头的身份,过去在孙中山身边,后来在常瑞青府上,都应该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娇气和傲气呢?

    常瑞青却满意地点点头。“很好,那就好。你们一定要严格地训练她,不能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就有所放松。知道吗?”接着他又说了几句和军校建设有关的话,就挥挥手。示意金永炎等几个中央军校的主官告退了。只留下了军事情报局的任宜江和中央保卫局的孟离这两个特务头子,还有他的副官长郑中源。

    两个特务头子互相看了一眼,军衔和级别较高的任宜江首先报告说:“委座,对孙小姐的监视和调查还在进行,不过没有发生什么更多疑点。她在军校里的表现和金校长所说的完全一样,此外还是军校的左青团活动的积极分子,平日接触的除了她的同班同学,也大多是左青团的成员。”

    孟离接着补充道:“孙小姐的生活也非常俭朴,对食宿条件没有任何抱怨。再艰苦的训练也能坚持完成……这一点让所有的教官和同学都刮目相看。”

    常瑞青哦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如果说这个小丫头有什么地方比较可疑的话,大概就是这点了。她不怎么像一个十几岁的,家境富有的大小姐……不过考虑到她小小年纪所经历的种种变故,养成这样内敛的性格倒也不足为奇。

    “中源,等月薰毕业以后就招进副官处。”常瑞青低声吩咐了一句。郑中源马上答应了一声,这件事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中了。安排孙月薰进中央军校不就是准备让她成为常瑞青的副官或是侍从吗?

    说完了萝莉的事情,常瑞青就将望远镜交给了郑中源,然后和三个亲信一起往山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向军事情报局的任宜江问着问题。

    “苏联gcd现在又准备输出革命了?”

    “是的,根据钟志杰他们搜集到的情报。列宁和托洛茨基近来频繁地同欧洲几个gcd的头头,还有日本国民社会党副主席片山潜会面。”

    “欧洲gcd的头头都有谁?”

    “主要有德国gcd的拉狄克和台尔曼,保加利亚gcd的季米特洛夫,还有从乌拉尔地区召回的库恩贝拉。贝拉原来是匈牙利gcd的领导人,在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失败以后逃到俄国,又加入了俄国gcd……现在看来又要启用他去匈牙利闹革命了。”

    “看来托洛茨基已经回到世界革命的路子上去了。”常瑞青的浓眉一皱,一张欧洲地图就出现在他脑海中了。这个时空,由于苏波战争的结果和原来不一样,所以欧洲地图也和历史上的二三十年代不同。波兰的领土面积比原来小得多,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都归苏联所有,由此苏联同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成了陆地相连的邻国。所以输出革命起来,也比原来方便多了!

    任怡江接着常瑞青的话往下说:“根据我们刚刚收到的情报,德国gcd很有可能在短期内成为德国的执政党之一。托洛茨基重视同德g的关系也不足为奇,或许中g也应该加强同德g的往来。”

    “有这样的事情?德国gcd在他们国内恐怕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吧?”

    “所以才是执政党之一。他们德国gcd的领袖布兰德勒现在是赞成委座您的主义,认为可以通过和德国国家主义者的合作实现德国复兴,然后再逐步向gc主义过渡的。据传。布兰德勒在上个月去慕尼黑秘密会见了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的领袖……”

    “什么!有这种事情?”常瑞青倒吸了口气,一脸惊讶地望着任怡江。“什么时候的消息?”

    “是刚刚得到的,不过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

    “委座,欧洲离咱们远,怎么闹腾总也波及不到咱们。”孟离插这个时候话说。“咱们要留心的还是小日本和苏联勾搭在一起,日本人的那个国民社会党原来是亲华的,现在好像要被苏联拉过去了。”

    常瑞青的脸上已经恢复的震惊,咬咬牙道:“亲华?呵呵,日本没有这种人的。他们眼睛里只有日本的利益……不过片山潜或许有些不同,他应该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个人是田中义一的麻烦。不是我的麻烦!”

    “委座,您的意思是片山潜是背着田中在和苏联gcd往来?”

    “那当然不是了,不过肯定有背着田中义一的事情!这些日本gc主义者和田中毕竟不是一类人!”

    “那咱们……”

    “这事儿你们不用过问了,我自有安排。此外,德国那边一定要多留心……”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到了山脚下的公路上,两辆福特牌小轿车已经停在那里,常瑞青和任宜江、孟离上了其中一辆,郑中源和两个守候在轿车边上的副官则上了另外一辆。接着两辆轿车发动起来。就像汤山官邸开去。

    ……

    轻轻的一声响动,托洛茨基推开了面前的两份文件。

    这两份文件。都是德国gcd提交到gc国际的,一份是德国gcd总书记布兰德勒的通过同国家主义者和国家社会主义者联合,走民主选举的路线和平夺取德国政权的方案。一份的拉狄克和汉堡地区的德g负责人恩斯特台尔曼提出的在1922年内发动德国工人武装起义的方案。

    一个德国gcd之所以会提交两份截然不同的革命方案,是因为这个党和这个时代大部分的gcd一样,也有左派和右派。德g主席布兰德勒显然是德g右派的领导人!实际上他现在是一个“左民修正主义分子”,是认同常瑞青提出的从国家社会主义到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

    这个布兰德勒错误地认为,德国目前所处的情况同中国在国民革命胜利之前的情况类似。都属于半殖民地社会,所不同的是德国是半资本主义半殖民地,相比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还要稍好一些。而且德国gcd也比当时的中国gcd更加强大。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取得胜利。就是因为错误地将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者和国家主义者当成了敌人!但是中国革命的胜利表面了这么一个事实:国家社会主义者和国家主义者,同gc主义者不是天然的敌人!两者完全可以结成同盟,共同夺取政权并且共同执政——就像中国现在的情况一样。而且德国现在的悲惨处境,也不容许gc主义者同国家社会主义者、国家主义者进行自相残杀式的斗争了,那只会使帝国主义从中得利,从而加重德国劳动群众的痛苦……

    根据德g的报告,今年10月份。布兰德勒曾经亲自前往慕尼黑,同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领导人希特勒和鲁登道夫进行了会面!双方都认为可以用“中国模式”来拯救德国,德国gcd和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参加议会选举!呃,听上去荒唐透顶的事情。居然因为常瑞青在中国的胡闹而成为可能了!

    实际上这样的情况也完全合乎逻辑。德国gcd的基础是德国工人阶级,而德国工人阶级想要的是什么?一个繁荣强大的德意志帝国,还是一个左右两派相互仇视的,分裂混乱的德国呢?既然中国革命的经验告诉世界,gcd和国家主义者完全可以联合起来以为了国家的复兴而斗争,那理性的德国工人阶级又为什么要拒绝这种可能性呢?

    至于那位希特勒先生,他当然是憎恨gc主义的——因为gcd(斯巴达克团)领导发动的一月革命毁灭了德意志帝国!但是为了尽快夺取政权,他或许也不反对暂时利用一下德国的gcd人吧?而且这位德国未来的元首还敏锐地预见到了另一种对德国纳粹党的事业极为有利的可能性。

    根据阿道夫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的解释:“当我一听说布兰德勒准备和我们合作。走中国人的路线来复兴德国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他们(指gcd)将要分裂了!布兰德勒不是左民,他没有能力主导gcd,而且德国gcd也没有中国gcd那样的**性,它是gc国际的一个支部……所以,为了促成他们的分裂,并且将他们中间实际上是国家社会主义者的成员吸收进来,我在同鲁登道夫先生商量后,决定接受他们提出的条件……”

    而德国gcd的左派就是拉狄克和台尔曼他们这一派了,他们的观点本来是同德国社会民主党、**社会民主党、gc主义工人党等左派政党组成统一战线参加德国议会选举的。这样的方针也得到了gc国际的认可。但是在上海会议后,世界革命党形势已经发生了剧变!

    现在协约国捆在德国身上的枷锁已经大大松动了!美国又准备利用《道威斯计划》向德国提供大笔贷款以挽救陷于崩溃的德国经济。很显然,世界帝国主义是想将德国打造成遏制gc主义向欧洲扩散的壁垒!如果这样的图谋得逞,那苏联可就真的要被关进一个坚固的牢笼了。在这样严峻的形势面前。gc主义的先知决心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而他在德国的追随者们就立即制定出了一份抢在德国复兴之前发动工人武装起义的冒险计划——即使不能成功,应该也能削弱德国的实力,延缓德国复兴的步伐。实际上这份以德国gcd的名义通过gc国际送到托洛茨基面前的造反计划,就是托洛茨基本人的意愿。

    不过革命先知却不打算在来访的德国gcd领导人台尔曼面前捅破这层窗户纸。他故意拍了拍布兰德勒的方案,冲着台尔曼温和地道:“台尔曼同志。您觉得同德国国家主义者合作的计划可不可行?那个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也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吧?”

    台尔曼和拉狄克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摇了摇头。台尔曼道:“托洛茨基同志,您被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名称误导了。这个政党根本不是什么工人政党。而是德**国主义分子扶植起来的。这个党的领导人阿道夫希特勒原来是德国陆军政治部的一名特务!而另一位重要的领袖鲁登道夫更是德**国主义的旗手!德国gcd同他们合作,就等于在同德国国防军合作,这是对德国工人阶级和世界革命的背叛!”

    对于这样的回答,托洛茨基满意的点点头,他又望了眼自己的心腹拉狄克。“拉狄克同志,现在发动武装起义,有多少成功的把握?”

    拉狄克苦苦一笑:“顶多就是三成把握。”

    “只有三成?”托洛茨基露出了凝重犹豫的表情。“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认真考虑一下?”

    “我们已经考虑过了。”台尔曼坚定地道。“必须发动起义!否则拖延下去,到了《道威斯计划》开始受到成效以后可就连一成把握都没有了。”

    托洛茨基缓缓点了点头,又问:“那么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没有武器?还是没有经费?”

    “武器不难得到。”台尔曼皱着眉毛说:“德国又很多兵工厂。也有很多被国防军储存起来的旧军火,至于经费缺乏也不是最大的困难。现在最大的困难是《道威斯计划》和布兰德勒右派集团……布兰德勒分子控制着德国大部分地区的gcd支部,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起义只能局限于汉堡地区。而《道威斯计划》则会蒙蔽相当一部分工人。”

    “此外帝国主义的干涉也是一个巨大的危险。”拉狄克补充道:“他们肯定不会允许一个苏维埃德国出现在欧洲腹地的。”

    托洛茨基目光如电,看着拉狄克和台尔曼。“苏维埃联盟同样不会允许一个苏维埃德国被帝国主义消灭!如果他们胆敢干涉,红军将用最快的速度通过波兰给予增援。不过德国工人阶级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夺取柏林,一定要夺取柏林。那里才是德国的中心,不是一个汉堡能够比拟的。”

    “这恐怕很困难,托洛茨基同志,德国gcd中央被布兰德勒右派集团所把持。”

    “那就打倒他!”托洛茨基看了拉狄克一眼。实际上是下达了一道命令。拉狄克思考了一会儿说:“布兰德勒的支持者更多,召开党的代表大会恐怕赢不了。除非使用非常手段……”

    “恩斯特台尔曼同志,您怎么看?”

    台尔曼沉默了。非常手段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暗杀!就像自由军团对待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一样!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