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特战兵王 > 第95章 长剑、夜色和鲜血
    “你说的对。”庞劲东点了一下头:“但我还是不会让步的。”

    沈博翰长呼了一口气:“更何况,现在这个世道,想捞偏财也没那么容易!”

    “可能吧。”庞劲东冷笑着道:“不过,我只是要征地补偿款,这不算是偏财。”

    “好吧,我也不为了这么点事,继续浪费时间。”绿帽男伸手掏出支票簿,在上面刷刷写了几笔:“你的开价我同意了,而且再多给你十万,算是给你的医药费,但是以后不许再靠近雯雯半步!”

    庞劲东答应了:“好。”

    “这还差不多。”绿帽男“刷”地撕下一张支票,递到了庞劲东的面前:“不过,每笔帐要单独算,你这一次怎么说也算讹诈雯雯,还有就是我非常讨厌我老婆和男人单独见面!”

    “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绿帽男说到这里,表情再度狠厉起来:“我不多要,只要你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

    “想让我当残疾人?”庞劲东冷冷一笑,做好了和对方拼命地准备。尽管对方人多,但只要认准了绿帽男一个,至少可以给自己拉上一个垫背的。

    痞子们得到绿帽男的暗示,刚要动手,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群人刚好从旁边包房出来路过,其中为首的竟是紫菱。

    紫菱依然是那副懒散加狠厉的样子,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双手插在兜里。

    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马上就注意到了庞劲东:“哎?你怎么也在?”

    “哦,我……”庞劲东笑了笑,看了看绿帽男,回答道:“和几个朋友在这里喝咖啡。”

    紫菱好像没看到绿帽男,直接来到庞劲东面前:“你的脑袋怎么了?让谁给打伤了?”

    “没事,就是不小心撞到了头。”

    “那就回家养着吧,至少也包扎一下,还出来得瑟什么啊!”紫菱说着,不经意的一瞥,刚好看到了绿帽男。

    庞劲东看得出来,其实紫菱早就知道绿帽男在场,只是刻意装作这个样子:“呀呵,这不是沈总吗,怎么你也在啊?”

    沈博翰看到紫菱,神色微微一怔,旋即便恢复了正常:“原来是紫大小姐,怎么你认识庞劲东?”

    “是啊,庞劲东是我好哥们。”紫菱从头到脚看了看,似乎对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不怎么感冒:“喂,你老实说,我哥们是不是让你给打了?”

    “怎么会……”绿帽男笑了笑,笑得很不自然:“不信你问问庞劲东,我们只是在聊天。”

    “哦。”紫菱没问庞劲东,只是接着对绿帽男说道:“告诉你哈,庞劲东和我关系不错,谁特么敢动他一根汗毛,本大小姐就放火烧他全家!”

    “好。”绿帽男点点头:“如果我见到认识庞劲东的人,一定把你的这句话转达。”

    “话说,你们两个怎么凑一块了?”紫菱不等绿帽男回答,话锋一转,转而又问道:“对了,你们北辰可真是搂钱的耙子,这一次在近郊又吃了这么大的项目。我说,你们别把钱全挣了,至少给别人留点啊!”

    绿帽男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一句:“商场如战场,公平竞争就好。”

    “说的也是哈,行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改天再约你沈总喝咖啡。”紫菱对绿帽男说罢,又对庞劲东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回头给你电话。”

    这一番对话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临海帮与北辰存在竞争,而且绿帽男颇为忌惮紫菱。但不管怎么说,有了紫菱的这句话,绿帽男就不可能再动庞劲东了。

    庞劲东万万没想到,这个紫菱竟会给自己帮这么大一个忙,看来那两次饭没白请。

    等到紫菱离开,绿帽男没再和庞劲东说什么,带着手下直接就离开了。

    蒋晓萱再次醒过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慢慢地站起身,哆哆嗦嗦地找了个位子坐下,捂着脸喘起了粗气。

    庞劲东拿过几张餐巾纸,走过去递给了蒋晓萱:“你先冷静一下吧。”

    这个时候,沈博翰已经走了出去,长长吸了一口气,随后打了个哆嗦:“见鬼,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一个手下忙跑过来,把一件衣服披在沈博翰身上:“我不觉得啊,天气还是挺热的,你看我们哥们身上都出汗了呢。”

    “难道是我感冒了?”沈博翰摇摇头,随后问道:“雯雯呢?还等在车上吗?”

    “先回去了。”

    “哦。”绿帽男点点头:“走吧,我们也回去。”

    上了宾利,绿帽男闭目养神,但突然之间,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车子缓缓开动,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跟着自己。

    绿帽男四下看了看,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前后只有自己的车队,可是仍旧不放心。

    平日里,沈博翰从不把内心情绪表现出来。

    可这一次,旁边的手下却明显注意到,他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头,于是关切地问道:“老板,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可能是身体不太舒服吧……”沈博翰的话音还没有说完,一个人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前面一辆丰田霸道的车顶,“砰”的一声就把车顶砸出一个大坑。

    此时车队已经进入郊区,速度很快,可那人影落在车顶上纹丝不动,好像被焊上一样。

    后面的人目睹这一幕,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人影从背后抽出一把又长又宽的直剑,冲着车顶扎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直剑太锋利,还是来人太有力气,车顶如同一层纸般顷刻被洞穿。

    紧接着,来人拔出长剑,又是第二下、第三下。

    在沈博翰等人的目瞪口呆中,车顶被连穿了十几剑,车子里面不住的发出惨叫声。

    即便时间已晚,但借着路灯和宾利的车灯,沈博翰也能清楚的看到车窗上被溅满了鲜血,变得通红一片。

    丰田霸道失去控制,撞向一辆电线杆。

    就在车身被撞扁之前的一刹那,来人纵身跃起,稳稳落在宾利的引擎盖上,把那巨剑笔直扎进来。